笔趣看 > 微醺玫瑰 > 第30章 爱了三年

第30章 爱了三年


弄堂古镇的一家咖啡店里。

黎笙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身米白色慵懒风休闲装,戴着墨镜和鸭舌帽,一副墨镜挡住了她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和神色。

她低垂着眼睑,搅着面前那杯咖啡,思绪早已飘远。

盛藤薇进来咖啡店环视了一圈,看见黎笙坐在窗边位置上,便迈步朝她走过去,在她对面的空位坐下来。

前台的服务员见她坐下,立马拿着单子上前来,问她要点什么。

盛藤薇摆手,说不用了。

她抬眸看向对面的黎笙,盯着黎笙脸上那副大墨镜,多半猜到了她是为什么。

她直言道,“所以你昨晚急匆匆的走,就是因为姜逸?”

姜逸是黎笙谈了三年的男朋友。

哦不,准确的来说,是前男友。

黎笙抿唇,点头。

沉默了几秒,她抬手将遮住眼睛的墨镜摘下,露出那双有些红肿的眼睛,她没化妆,整个人显得很憔悴。

盛藤薇瞧见她这模样,心揪的皱了皱眉。

黎笙抿了口咖啡,才抬眼看向盛藤薇。

“……我和姜逸复合了。”

“……”

盛藤薇听了,没作声。

“我最后还是对他心软了。”黎笙苦笑,“薇薇,我知道你肯定会想说我,可是那三年,我不想就这样算了,我也放不下,我想再试试。”

盛藤薇看了眼窗外走过的一对情侣,深呼了口气,“……我真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了,你,你是不是傻,过去那三年,你为他付出了多少,他是怎么对你的,你心里不清楚吗?”

她的语调算不上很重,但还是带着些责备的味道。

盛藤薇又说,“旧情复燃重蹈覆辙,有几个会有好结果,我话撂在这了,姜逸和你在我这儿,只劝分不劝合。”

盛藤薇一改平日里的态度,颇有几分严肃。

黎笙放在桌子下的手收拢,握成拳头,“他昨晚跪着求我了,向我保证他不会再那样,我、我就想再试试,也许他真的变好了。”

她爱了姜逸三年,满腔热血的爱了三年,三年,不是三天,也不是三个月,是春夏秋冬四季交替,从未间断的爱了三年。

姜逸再次回头,她还是依然会心动,依然还爱着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原谅他,重新和他在一起。

情这东西,谁又能轻易控制得住呢。

盛藤薇哑然,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感情这事儿,向来都是旁观者清,旁观者明,但话说回来,如果换做是她,未必也会清醒吧。

“行了,我不干涉你们,下次他要还那样,你别找我哭。”

-

和黎笙在外头吃完午饭,盛藤薇回到老洋房时,已经是下午,天色也渐渐阴沉下来,看样子是又要下雨了。

盛佩迦没在家,梅姨和她说盛佩迦去了公司,盛藤薇应了一声,径直进了工作室。

看着工作室里的人台,还有柜子上放着的不同款式面料,盛藤薇突然觉得有团队会更好一些,这样她就不用耗时那么久制作一件旗袍了。

可这个想法她也只是一瞬间闪过脑海,就被她抛在脑后。

如果让别人来参与她的设计,她觉得多半达不到她想要的效果。

盛藤藤算了算时间,这些年和旗袍打交道的时间已经有四年了,从姥姥走了之后开始,她就一直在研究设计不同款式的旗袍。

她喜欢旗袍也是因为姥姥的缘故,小时候姥姥就经常坐在后花园的藤椅上刺绣,光是在一件旗袍上刺绣图案,姥姥就要耗时三四天左右,她便时常坐在旁边看着姥姥,也是从和姥姥聊天中,了解到了旗袍深蕴的文化。

然而四大旗袍派系里,她最喜欢的便是在江南水乡诞生的苏派旗袍,古典婉约,温婉柔情,精致刺绣特点,无时无刻予人一种东方女性独有的从容之美。

她人生第一件旗袍,还就是姥姥亲手制作绣给她的。

那是一件清绿色的旗袍,姥姥苏绣的蝴蝶,给单调的旗袍上添了一抹清丽和灵动,有着婉约的东方风韵。

至今那条旗袍还在她的衣柜里好好挂着。

好在这些年她的身高一直停留在170,体重也一直维持着,不然还真不定穿得上那条旗袍;姥姥走后,她每年都会穿上那件清绿色旗袍,去墓园看姥姥,陪姥姥说说话。

盛藤藤想到后花园和姥姥的过往,心头一阵难受,她低头揉了揉鼻梁,将心里头涌出来的那股难过压了下去。

没再去想那些过往,盛藤薇迈步到工作台前坐下,又开始忙碌起来。

她打开放钉珠的盒子,拿镊子从里头挑了一颗蓝色钉珠出来,准备开始穿绣缝制。

工作室的门忽然被人敲响,盛藤薇抬眼望去,是梅姨。

梅姨像是觉得自己打扰到了盛藤薇,歉意一笑,连忙出声说,“薇薇,你那天那个朋友过来找你了。”

盛藤薇拿针的手顿了下,她没反应过来梅姨口中说的朋友是谁,她疑惑,“哪个朋友?”

“是我。”

一道低沉磁性又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紧接着一袭黑衣黑裤的迟淮野迈步走了进来。

梅姨见人已进来,识趣的退出了工作室,将空间留给他们二人。

盛藤薇怔愣了下,随即回神,放下手中的东西,“你怎么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怎么回事,迟淮野这突然上门,让她有种心虚的感觉。

迟淮野瞥了眼她工作台上的东西,弯了弯唇,“上回你不是说你是一名旗袍设计师吗,所以就来找你了。”

盛藤薇想起来了,在酒吧和碰上他第一次闲聊的时候,无意间有和他提了一嘴。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盛藤薇才不信他的鬼话,“来找我的都是定制旗袍的,难不成迟先生也要定制?”

迟淮野耸肩,“当然。”

盛藤薇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你穿还是谁穿?”

迟淮野被她的话逗笑,向前走了一步,半弯腰,靠近她,嗓音懒懒散散,“盛小姐这儿不是都设计的女人旗袍吗,难不成男人的也可以?”

盛藤薇下意识的往后移了身子,她听懂了,“所以你是替别人来的,是这个意思吗?”

迟淮野深深的盯着她的眸光看了几秒,倏然又笑了,他站直身子,看似正经,实际语气暧昧,“怎么,昨晚可没这么生分啊。”

“……”

“好了不逗你了,是我奶奶托我来找你的,她喜欢你做的旗袍。”迟淮野笑容敛起,正色道。

盛藤薇暗自松了口气,转而问他,“你奶奶怎么会知道我设计的旗袍?难道她也玩小红薯?”

“嗯,我奶奶虽年纪大了点,但也是个十足的冲浪选手,网速不比我们差。”

盛藤薇闻言,轻笑出声,“是吗,我还以为是你跟她提的呢?”

“你想我跟她提吗?盛小姐这么快就想要打入我的家庭内部了?”

“……”


  (https://www.biqukan8.cc/11707_11707238/246415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