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微醺玫瑰 > 第46章 想没想我

第46章 想没想我


迟淮野垂首,薄唇轻啄她额头,“这次我会控制的。”他嗓音低沉,却又语调温柔撩人。

盛藤薇微抬头去迎接他的吻,唇瓣轻触,他并没有迫不及待的探·索,而是在她唇边磨蹭,轻啃si·磨。

房内恰到好处的橘昏,推着浓稠的夜色,将室内的气氛衬托得越发旖·旎。

鸡尾酒的后劲儿也愈发上了头,柔软地耳·垂被他啃·噬得微痒,略过后,他又回来寻她的唇,轻触即离,低喃着,“你方才还没回答我。”

“什么?”她迷糊应他。

“想没想我?”

盛藤薇微醺感被酥麻感取代,她微睁眼,轻启朱唇,轻轻“嗯”了声。

是的,她想他,又亦或是想那.股感觉?还是什么?她分不清,也不想去分清。

她的应承让迟淮野欣喜,但不至于若狂,他再次低头,温柔地吻住她额头,眉毛,鼻梁,逐渐下,移。

旗袍后背低腰拉链被温热的大掌缓缓拉下,褪至一半又停下,大掌收回,轻覆上她干净光滑的脊背,沿着线条流连。

每一次触·碰,她的心就跟着下坠一分,那温热的手掌好似带了魔咒一般,抚过每一处,都像是一根羽毛在挠她心尖,痒痒的。

一寸一寸,极致温柔,令人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肩带被挑开,滑至臂间,迟淮野的动作如刚才那般温柔。

第一回合,盛藤薇没有占到上风,败得一塌糊涂,却又不甘示弱。

迟淮野对她是很温情的,不忍继续,托着她抱起,去浴室清洗。

盛藤薇没什么力气地靠在洗手台前,任由迟淮野拿着花洒替她冲洗身子,温热的水流落在肌肤上,稍稍缓解了下有些倦乏的身子。

出了浴室,本以为就此xiu·战,没想到又是一场硝烟弥漫的战役。

完事后,盛藤薇已经累瘫直接睡过去,迟淮野看她累睡的侧颜,他发现,只要她安静下来,就有种与喧闹无染的清寂感。

没忍住俯身轻轻吻了下她的脸,才起身收拾残局,顺带帮她也收拾一下。

这晚,盛藤薇无梦,安稳入眠。

-

黎笙被折腾了一个回合,姜逸才收敛放过她,带她起身去清洗干净。

被抱回卧室躺床,她几乎是一着床就睡着了。

姜逸自和好以来,在这方面对她是真的过于贪恋,可以说是基本每晚都要缠她做一次。

黎笙睡到后半夜,忽然惊醒,猛地坐起身来,紧皱着眉头,下意识地抚了脑门,又转眸去看旁边的位置,却发现空荡荡的,姜逸根本就没在床上。

她心头一阵不安,忙掀开被子穿鞋下了床,快步走出卧室,却见厨房里亮着灯,发出细微的声响。

她心底稍定,走过去轻问,“怎么还没睡?”

姜逸回头望过来,“饿了,睡不着,弄点宵夜吃,你怎么醒了?”

黎笙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进去看,见是面条,也没什么馋虫勾起,只道,“那你吃完早点儿睡,明早起来叫我,我要飞去港城参加香水展。”

“几点的飞机?看看能不能送你。”姜逸问。

“十一点半,七点你叫我。”

她就是因为忘记定闹钟才醒过来的。

姜逸应了声好。

黎笙没再管他,转身回了卧室,继续睡觉。

-

迟淮野比她起得早,锻炼完准备好早餐端上桌,她还是没有起来。

兴许昨晚是真的累到了。

迟淮野坐下喝了杯冰美式,望着她的那份早餐,思忖了下,还是决定上楼去叫醒她。

他进屋时,盛藤薇果然还在睡着,长卷的睫毛覆盖下来,在眼睑上投下一片小阴影,他伸手刮了刮她的鼻梁,她眉头瞬间就蹙了蹙。

约莫几秒钟,她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茫地望着他。

“下去吃早餐了。”迟淮野说。

盛藤薇动了一下身子,一阵酸软袭来,顿时又蹙紧眉头。

“……”

迟淮野看出她的异样,轻笑出声,掀开被子,一把将她捞了起来,“走,洗漱。”

盛藤薇身上穿的不是自己的旗袍,是他的宽松t恤,迟淮野这么一抱,她大腿下瞬间一览无余,白色的蕾丝边布料在晨光中诱人遐想。

迟淮野把她放下,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替她拿过牙刷挤牙膏,一切做得那般熟练,自然得不行。

“张嘴。”他把牙刷放到她嘴边。

盛藤薇乖巧张嘴,从镜子里和他对视,俩人的目光胶着,谁也没移开。

动作姿势俨然一副小情侣之间的小日常。

陪她洗漱完,下楼时早餐都凉了,迟淮野只得是放进微波炉加热一会儿。

盛藤薇坐下后,漫不经心地问,“周青呢?怎么没见他?”

“他在何旭东那。”

“是不是知道我来?”

“嗯。”

盛藤薇没再说什么,偶尔想起来又随便问他一句,却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吃过早餐,迟淮野将她送回家。

下车前,他又缠着她吻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放过她。

“下周比赛我过来接你去。”迟淮野抵着她的额头,深深凝睇她,嗓音温柔。

盛藤薇抿唇,随即偏头又碰了下他的唇。

“好。”

-

进老洋房时,也不过才早上九点多,盛佩迦还没回来,路过客厅和梅姨道了声早,盛藤薇便上二楼化妆换衣服。

中午十二点,盛藤薇工作室来了一对夫妻,过来取旗袍成衣的。

两人年龄大概五十左右,男人西装革履,女人一身修身黑色套裙,看起来简单利索。

盛藤薇见他们过来,便叫梅姨上茶水给他们,让他们稍坐一下,她去人台上把旗袍取下来。

面料款式是传统色酇白正绢,盛藤薇是做的一件长袖款旗袍,领子是经典式,花瓣双襟,手缝的小珍珠从领口沿至左侧胳肢窝下,给纯色的面料增添了一抹亮点,显得没那么单调。

而下身裙摆开叉处是手绣晕染牡丹花纹,用彩线绣出繁复精致的图案,整体呈现出一种淡雅的古韵。

这件旗袍是夫妻俩过来给女儿定制的,从定制排到他们,这件旗袍等了近半年,盛藤薇才排到他们完工。

盛藤薇把旗袍叠好放进她工作室专用的包装袋里,走过去双手递过去那女人,“陈太,您拿回去,您女儿要是觉得哪里不合身,可以寄回来给我,或者是到本人亲自到这儿找我,我再做一次修改。”

盛藤薇会给客人一次修改的机会,她希望尽量能保证客人的满意度。

这是她对自己的要求。

陈太放下茶杯,从她手里接过袋子,笑说,“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我闺女穿上的样子了,你这手艺,她穿上一定好看。”

盛藤薇浅笑,“陈太您说笑了,您女儿皮肤白,穿什么都不会差的。”

她见过陈太发过的照片,女儿长得很有气质。

陈太赶时间,没和盛藤薇多聊,很快就和她老公匆忙离开。

盛藤薇目送他们离开,转身扫了眼一旁的人台,又回头看了眼办公桌上的设计稿。

她长呼了口气,抬手揉了揉眉心。

今年的旗袍订单还差两个没做完,明年的也排满了,她忽然想起迟淮野奶奶的那个订单,想着,估计要后年才能给她排上了,如果要是有人退单,她倒是可以提前。


  (https://www.biqukan8.cc/11707_11707238/246415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