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4章 山茶与玫瑰

第4章 山茶与玫瑰


在宋凌熹回去的路上,宋岭和他说了件事儿,“小子,告诉你个坏消息,额……也不算完全坏。”

        “怎么说?”

        他慢慢说道:“咱们家要拆迁了,然后我跟你妈妈拿了拆迁款在东方明珠买了新房。”

        宋凌熹没有说话,听着他继续说。

        “坏消息就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

        宋凌熹就问他:“那我们流落街头吗?”

        宋岭又说:“啊不,这里还有个好消息,就刚刚那小姑娘,他爸爸,是我朋友。”

        宋凌熹点点头,“然后呢?”

        “我先说如果啊,如果我们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我和你妈妈打算先送你去她家住一段时间。”

        “……”

        听着就一点都不靠谱。

        宋凌熹问他:“那你是和他们商量好了吗?”

        “商量了的,他们同意。”

        而且,宋岭打着的小算盘,是他和那小姑娘认识,肯定好相处。

        宋凌熹没说话了,做为一个被散养的娃儿,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记忆里,那时的事,都是穿不成串儿的珠子。这珠子却在记忆的深井的底儿滴溜溜、闪闪发光地打转,很难抓住它们—

        在那么大的年纪,似乎这种情感一存在就是要被人说的,同学们之间会说谁谁谁喜欢谁谁谁,虽然这种话传到老师儿里也不会有什么。

        可是何岁时也不喜欢被人调侃的滋味,总觉得听这话,就会很奇怪。

        何岁时和他的关系,应该是用同学来形容的,因为本身和他说的话并不多,偶尔遇见才寒暄几句。

        硬要说好一点应该是比较聊的来的同学,何岁时是这么想的。

        她看见在阳光下,男孩绽放的笑容,扬起的手臂,那活力满满的样子,叫她这么多年了都不敢忘。

        似乎很多故事的开始,是有关于操场、阳光和少年,在所有人不知道的时候,会有一个小女孩默默关注一个小男孩很久很久。

        即使想要控制,她却也总是抑制不住的想要去想他,想他的样子,想他说的话,那怕是一点点的小细节,她都不想放过。

        她想过很多,但这么想会不会太遥远了。有时候想着想着也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连她自己都发觉不了。

        再后来,在被子里,在枕头里留下了她做的一个又一个梦,一个又一个有关于他的梦。

        梦醒之后还是和平时一样,她会看看窗外,捏捏自己的脸。自言自语着:“是在做梦…算了…”

        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她还是觉得好开心,洗漱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昨天临时拉的头发,现在也还是卷着的。

        何岁时贴近镜子,仔细的看着自己,脑子里多了两个字:漂亮……

        有的人美而不自知。

        突然她心血来潮想自拍一张。

        她几乎很少自拍,因为她觉得自己也不是什么别人口中好看的人。

        可是今天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卷发,她突然想记录一下了,不过自己还穿着短袖睡衣。

        虽然现在是冬天,可她就是这么穿着睡觉的,她也没有特定的睡衣,方萝瑚说给她买一套就是了。但何岁时说自己穿着睡衣睡觉不舒服,就把以前大了的旧了的宽松的衣服当睡衣就行了,反正是在家,也没有关系。

        她想着,既然要拍,那就穿好看一点再拍吧。于是她利落的换下了自己的睡衣,配了一身衣服,又梳了昨天一样的发型自拍了一张,看着照片又觉得家里太单调了,就决定出去拍拍。

        然后下楼吃了个早饭,公园里看见了开了的山茶花,她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现在它们开的正艳,是白山茶。

        她又拿着那些花当了背景板,举着手机对着自己拍了一张。

        但还是和往日一样,她并没有笑,就是很普通的表情,别人也看不出她的喜怒哀乐。

        她的外套是白色的,内衬是黑色,和后面的色彩组合起来倒是不差。

        她还破天荒的发了一条□□空间,配文:如果下雪了,还能看见白山茶吗?

        想起来曾悟东告诉自己,山茶只有冬天才开。

        对于这一举动,很快,收货了一堆的点赞和评论。可以说何岁时发说说是个稀奇事儿,这么多的评论里,几乎是千篇一律,都是夸她漂亮,气质温柔。

        何岁时也就随意的翻了翻,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今天的天气倒还算暖和,已经出太阳了。

        她看着评论时,发现了一句留言,你的发型很符合你的气质。

        这句话是宋凌熹留下的,她看着这句话,愣了好一会儿,她没想到他会给自己留言。

        一瞬间她几乎就想跳起来了,但是她没有,她慢慢关上手机。

        回到家里,她又对着镜子照了照。这样子真的很好看吗?

        或许真的很好看吧,何岁时没多想。

        后来的寒假里,她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发型,在过年的时候收到了宋凌熹的新年祝语,她也礼貌的回了一句。

        他们两个小聊了一会儿,宋凌熹说她披着头发的样子真的很好看,绝对不是骗人的。

        何岁时虽然不在他的面,可还是会脸红,她也是一个容易害羞的人。

        听了他的话,后来的日子她几乎都是这个发型。开学的时候也是这样去了学校,姜颜闵看着她,还打趣道:“哟?这谁家美人儿啊?”

        姜颜闵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捏着她的下巴,何岁时只是说:“只是偶尔试试别的发型而已。”

        “咦,我怎么就不信呢?”姜颜闵放开她,“不过我就说,你还是得多尝试一点新鲜玩意儿的对吧,要不然多浪费你这张脸。”

        何岁时没有多说话,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前桌的曾悟东也看着她,何岁时也和他四目相对,“你看我干什么?”

        “怎么了,看不得吗?”曾悟东说。

        “哦,没有。”何岁时摇摇头。

        曾悟东没再看她,看起了自己的书。

        往后的日子里,还是和往常一样,何岁时会偶尔碰到宋凌熹,两人还是会打个招呼或者聊几句话,宋凌熹发现她换了发型,并且不止一种,有时候也会看见别的样子。

        虽然宋凌熹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是可以看见各种不同的样子,他觉得…还挺开心。

        四月,学校组织了一次扫墓活动。是致敬那些革命先辈,有很多不知名的,但在这里他们永远是值得人们纪念的的人。

        何岁时的外公也是一名老兵,他参加过越南战争,这一场战争像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大多数都只知道朝鲜战争。

        妈妈告诉她,外公去参加这场打仗的时候自己还在外婆的肚子里,才刚怀自己就被上级调走了。

        不过外公幸运,他并没有在那场仗中去世,外公是个勇敢的人,何岁时会想,如果自己能遗传到一点就好了。

        但这种东西,不是遗传的,也不是与生俱来的,是一点点磨练出来的。

        本来以为四月份的天气应该也不会这么热的,但是今天下午的太阳真的好晒。

        何岁时用手遮着光,想着今天的太阳怎么会这么热,明明还没有到五月份。

        她坐在树下的阴影里乘凉,双手抱着自己的腿,幸好今天扎了丸子头要不然披着头发不得热出疹子来。

        她的水也喝光了,但嗓子里还是渴的不行,就在树荫下席地而坐了,她把头埋进自己的膝盖里,还是自己冷静一会儿吧。

        反正是自由活动时间,老师们都在别的地方乘凉呢,这群学生都自己找地方乘凉。

        想来走过来有好长的一段路,等会儿还要走回去,何岁时觉得脚也开始发疼。

        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背凉丝丝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贴近了自己的话手,她在抬起头的一瞬间还以为是曾悟东在和自己闹,本来还想说他几句,但是抬起头看见站在她面前的不是曾悟东,张着嘴愣了一会儿。

        “宋…宋凌熹?”她仰着脸看着面前的少年,有些磕磕巴巴的说出了他的名字。

        她很惊讶,怎么是他在这里,少年弯着身子,阴影里散落的几抹阳光落在他身上,显得格外明媚,他的手里还拿着一罐冰的雪碧,他说着:“是我。”

        “你怎么…”她本来还想说他怎么在这里。

        但是宋凌熹抢先一步说出了她想问的话,“我看你一个人在这,就过来看看你,”说着就坐在了她旁边,又给她打开了雪碧,插了一根习惯递到她手中,“我想你应该渴了吧?我给你带了一瓶。”

        何岁时拿着雪碧,手里冰凉冰凉的,在现在这么热的下午让她感到了一点舒心。

        她看着他说了句:“谢谢。”

        其实何岁时不怎么喝饮料,碳酸饮料就更少喝了,但现在她确实口干舌燥了,她抿了一小口,气泡在她嘴里炸开,嗓子里也觉得麻麻的,但是清凉和甜味确实席卷了她的嘴,确实觉得舒服多了。

        她慢慢的喝着,彼时有阵风吹过,她耳边的发丝随着风而动,宋凌熹微微侧着头看着她。

        她的后颈很白,这是他看到的样子,从侧面看着她的眼睛,睫毛也很长很密,还有嘴唇也粉嫩嫩的样子,微微的抿着。

        但是宋凌熹觉得她好像…太瘦了。

        何岁时是一个坐在这儿的,没有人和她坐在一起,宋凌熹倒是很庆幸。

        “你的同学不和你一起吗?”他问着。

        她放下手里的雪碧,说:“她们去吃冰激凌了,我就一个人在这儿乘凉就好了。”

        “你怎么不去呢?”他又继续问道。

        “我肠胃不太好,不敢吃,怕拉肚子。”

        宋凌熹好像突然明白了,何岁时继续说着:“因为小时候太挑食了,有时候就只喝牛奶或者豆浆,所以只长个子不长肉了。”

        “那还是得多吃饭啊,毕竟青春期长身体才重要,女孩子像你这样这么高也差不多了。”他微笑着对何岁时说道。

        这个笑容何岁时全部看见了,她愣了一会儿,这时的风也吹动了他的头发。

        何岁时愣愣的点点头,说着:“好。”

        “既然这样,晚上一起去吃晚饭吧。”宋凌熹好像是在顺水推舟的样子说着这句话,并且这不是在问句,这是一个陈述句。

        “啊?”她张了张嘴,“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宋凌熹又笑着点点头,“怎么了?你不愿意?”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8278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