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9章 克制

第9章 克制


后面的地上还有有水,光滑的地板也很容易滑倒。

        她一个没注意就要往后倒下去了,她伸着手,宋凌熹眼疾手快抓住了她,但是还是没有抓稳她,两个人一起跌倒了下去。

        何岁时跌坐在地上,宋凌熹跪在她面前弓着身子,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抓着她。他的的头差点就撞到了何岁时的胸脯,离那里还有几厘米的距离,他立马抬起头,问她:“没事吧?”

        他的脸离她的距离很近,何岁时的对上了那双眼,就连睫毛都在微微颤抖。

        离这么近,她的脸刷一下的就红了,着急的想睁开他拉着她的手,说着:“没…没事!你先起来…”

        后面的语气又慢慢的弱了下去,宋凌熹把她拉进来,“外面好像没有停电,应该是两个浴室都开了所以跳闸了吧?我去外面看看,你先去沙发上坐着吧。”

        何岁时看着他抓着自己的手,还懵懵的,她张嘴:“好…”

        宋凌熹把她安顿好,就去外面检查电路,果然是跳闸了。

        何岁时坐在沙发上,扯下了干发帽,擦着自己湿漉漉的长发,脸上还红扑扑的,觉得发烫。

        说着就把自己的手贴上她的额头,“不会就发烧了吧?”

        何岁时感受到他温热的手掌心传过来的温度,更加慌张了,急忙说:“没…没有!”

        她的脑子还是刚刚他的脸停在自己面前只有几厘米距离的样子,这个…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脸红心跳了。

        她迅速站起身,结结巴巴的,脸上绯红,“我…我现在就去吹头发!”

        说着她就跑开了,宋凌熹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还念着,她的脸好红。

        还在担心着她是不是发烧了。

        何岁时吹着头发的时候,回想起刚才,这么亲密的样子,真的是让她觉得无地自容了。

        外面的雨已经是淅淅沥沥的下着了,没有什么风了,何岁时倒也不怕打雷,只是听着声音会有一点吓人。

        吹干头发之后,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还是红扑扑的,她捂着脸,想让自己快点冷静下来。

        她的头发洗过之后也就没有那么卷了,只有发梢还有一点翘起来。

        雨什么时候会停啊,妈妈啊你快回来吧,我真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她吹好头发就走出去了,宋凌熹正坐在沙发上,穿着那一身衣服,他好像并不是很自在,觉得很别扭的样子。

        何岁时在明亮的灯光下看得更清楚了,他的耳朵也是染上了淡淡的粉,她慢慢走过去,坐在一边,头偏向一边,“会不会很别扭?”

        宋凌熹知道她说的什么,“没关系,毕竟是在你家,能给我换干净的衣服,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宋凌熹还是涨的一脸通红,何岁时看着他这般模样,又是忍俊不禁了。

        “笑什么?”

        何岁时摇摇头,“没什么,我还是觉得你这样子好好笑。”

        “……”宋凌熹沉默了一下,“你开心就好。”

        “宋凌熹,你会…”何岁时想问,“你会在这里住多久呢?”

        她转过头看着他,如果能多见见面,就好了,她想多看他一会儿,多看一会儿就好了。

        宋凌熹说:“等到…我们房子好了为止吧。”

        他思索着,又说:“可能有等到高二的样子吧…你呢,你会一直住在这儿吗?”

        “我?”何岁时依然看着他,“不会,我妈妈跟我说他们可能会在东方明珠买房子,那里建成的话大概我也上高二了。”

        宋凌熹念着这几个:“东方…明珠?”

        何岁时听着他疑惑的语气,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家拆迁就是给的那里的房子。”宋凌熹笑着,“这么说来,你家的房子也只是租在这里的?”

        何岁时点点头,“嗯。”

        “可能我们以后还能做邻居吧。”

        可能吧,何岁时希望这不是可能,是肯定,但是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

        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想自私一点的,想多一个和他的关系,不仅是同学,是邻居,是半个竹马,还可以是很好的朋友,至于再往上升那三个字,她不敢想。

        她偷偷瞄着他,还是那一份悸动。

        外面的雨渐渐的停下了,只是还有风声,何岁时抱着自己双腿,靠在沙发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淋雨了或者是头发没及时吹干,她觉得有点头疼,脸上也还泛着淡淡的红。

        甚至也觉得指尖也开始发凉,脚一直往里面蜷缩着。

        宋凌熹坐在旁边漫不经心的看着手机,手机里是一张她的照片,背景是山茶花的那一张。

        他的余光看到了在一边蜷缩着的何岁时,一脸的绯红,“何岁时?”

        他轻声的叫了她一声,何岁时没有做声。

        他又继续叫她的名字,“何岁时?”

        何岁时依然没有做声,靠在那里一动不动。

        宋凌熹慢慢的朝着她挪过去,继续叫着她的名字,这时何岁时才听见他叫自己,慢慢的睁开沉重的眼皮,嘴里嗫喏着问:“怎么了?”

        “何岁时?”宋凌熹看着她的模样,很有可能是刚才着凉了,“你别动。”

        他把手贴上她的额头,确实是在发烫,“干…干什么…”

        何岁时抬起手想拿开他的手,但是被宋凌熹的另一只手抓住了。

        “你的脸好烫,是不是有点发烧了?”

        “我就是…有点头晕,我去躺着就好了…”说着她拿来了他的手,“我没关系的。”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朝着她房间里走,嘴里还说着:“不用管我,我睡会儿就行。”

        宋凌熹看着她,他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乖乖听话的人呢?当然不会,他起身去给何岁时倒了杯热水,不过他不知道药放哪儿的,只能等会去问她了。

        宋凌熹拿着杯子往何岁时房间里走,何岁时的房门是虚掩着的,她在里面正在换“睡衣”,严格来说并不算睡衣,也就是之前宋凌熹看见过的那件宽松的短袖而已。

        他轻轻的敲门,门自己就往里面开了,何岁时已经换好衣服了,正坐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床,一直手扶着额头背对着他。

        “何岁时。”宋凌熹继续叫她,他把手里的杯子放好,去扶她起来。

        “我…我只是没站稳…”何岁时看着被他抓起来的手。

        “知道了,别逞强,我给你倒了杯热水,你喝点再睡吧。”他把她扶好坐在床上,给她把热水递到她手里,又问她,“你们家的药放在哪里的?要不要吃点药?”

        “em…”何岁时喝了口水,“在餐厅里的一个小的绿色收纳箱里。”

        “知道了,我去拿。”说着他就去拿药,又立马赶回来把药交给了她,“吃吧。”

        “谢谢。”何岁时接过药立马吃了下去,然后在宋凌熹的监督下乖乖躺下睡觉了。

        何岁时只觉得头很晕,没几分钟就没了意识睡着了,宋凌熹坐在她床边,看着她这样,她的脸还是红红的。

        她已经睡熟了…

        宋凌熹觉得有什么在躁动。

        这两年,她可比以前长开了一些,现在可以说是已经变成落落大方的少女了。

        他想到自己也不是凑巧和她偶遇的,是出门倒垃圾的时候遇到了回来的方萝瑚,方萝瑚告诉自己她正在沅江便散步,就过去找她了,匆匆忙忙的所以忘记带钥匙了。

        宋凌熹并不知道何岁时觉得自己不好看,宋凌熹觉得她很好看,他看着眼前的何岁时,他的心就和刚刚一样的躁动,在自己跪在她面前的时候,他也十分清晰的看见了她的脸庞。

        他在那一瞬间也是脑子发懵的,现在有时间可以近距离得多看看她了,甚至产生了一个不敢让人相信他会这么做的想法,他想…亲一下何岁时。

        宋凌熹就跟着了魔一样,俯下身子慢慢的靠近何岁时的脸。

        十厘米。

        七厘米。

        五厘米。

        ……

        不过他还是有点良知,在一瞬间他又猛地抬起头,不行!不能这样,不能趁人之危…

        算了,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转过头依然盯着何岁时看,那…捏一下吧。

        想着他把手伸过去,先是轻轻地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脸颊,软软的,热热的。

        就像是一个粉扑扑的水蜜桃一样,真的很想让人咬一口。他就顺着把手背贴在了何岁时脸颊上,就这一次。

        然后才轻轻地捏了一下他的脸颊,嘴里小声地说了一句:“下次,我就不会这么照顾你了。”

        何岁时可听不见他说了什么,她睡的很安心,感觉到有一只手,抚摸了她的脸颊,有一点凉丝丝的,但是很舒服。

        不过是微微隆起而已,何岁时的很多力气似乎都花在身高上了。但是即使是这样,还是能让人有脸红的程度。

        宋凌熹傻站门口,何岁时正和他眼神对上,何岁时刚醒,脑子还有点懵。

        看着一脸羞红的宋凌熹,她更加弄不清楚状况了。

        她望着他,疑惑着喊了一声:“宋凌熹?”

        宋凌熹立马扭过头,说:“嗯…嗯…我先出去,你换衣服吧…”

        顺道还给她把门带上了。

        他这是怎么了?何岁时人还是傻的,愣了一两秒,何岁时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脸刷的一下又涨的通红了,恨不得有朵蘑菇云浮现在头顶。

        她慢慢拿开被子,下床换了衣服,对着穿衣镜里还是一脸羞红的自己。

        她捂着脸,冷静…深呼吸。

        然后才慢慢的走出去,宋凌熹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见她出来了,问:“好些了吗?你刚好像有点烧…”

        何岁时猛地点点头,“好…好些了!”

        “对了,刚忘了给你量体温,我找到了体温计,你量一量吧?”

        “好…”何岁时走过去,结果他手里的体温计。

        何岁时慢吞吞问:“我睡了…有多久?”

        宋凌熹:“莫约一个小时吧?我看你靠在沙发边上,一脸绯红又昏昏欲睡的,叫你你也不做声。”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8278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