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14章 竹马和半个竹马

第14章 竹马和半个竹马


在这期间,何岁时也不松懈,因为合唱比赛之后还有月考。

        宋凌熹也一样的,会和她一起学习,告诉她不会的题目。

        在国庆节假期来之后的月考里,何岁时的成绩是没有让她失望的。在年级第十一名,不过给他做“小老师”的宋凌熹可是胜了很多筹了,在年级第二名。

        何岁时看着榜上的名字,果然,这里还是藏着诸多的大神。

        她没有看见,在她排名十一名的下面一排,二十六名,是曾悟东的名字。

        也因为就在隔壁一班,曾悟东偶尔会来找何岁时,久而久之班上的一些同学都认识他了,还有一个原因因为他是校篮球队的,长得高,也算是受人瞩目的。

        有时候,曾悟东一往这边走,就有人喊何岁时的名字,告诉她曾悟东来找她了。

        班上也有女孩子调侃她,这是你什么人呐?怎么老来找你呢?还经常给你送东西。

        何岁时给出的回答是,他是我的青梅竹马,送东西可能是因为他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吧,小时候他犯错了经常这么做。

        曾悟东小时候可是他们小区里出了名的调皮鬼大王,什么偷摘人家的果子,摘人家刚开的花,还会爬上树躲起来,他动作灵敏,三两下就上去了。

        等到大人们找到的时候,他说:“如果你说不打我屁股,我就下去!不然我就一辈子待在树上面不下去了。”

        大人们只能依着他,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爬上那么高的树的,都担心着的他的安危,所以只能嘴上先这么说着。

        等曾悟东下来之后,第一件事情不是认错,而是把摘来的花送到何岁时手里,何岁时知道是他偷摘的,她说要曾悟东去道歉,这样子的吗行为是不正确的,她还说会陪着他一起去。

        曾悟东听她的话,所以每次何岁时说过之后,就回去给人家道歉,但回到家后还是没少了他的“竹笋炒肉”伺候。

        被打之后,曾悟东又会哭着跑出来,然后就躲到一个大人们都不知道的角落里哭,只有何岁时知道他去哪里了。

        她会去找他,安慰他:“东东哥哥,不哭。”

        然后给他用身上的带的创口贴,她稚嫩的小手会给他擦眼泪,她也会轻声细语的安慰他。

        何岁时也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所以她并不会怪他。

        后来,就会有人调侃曾悟东,是不是特别喜欢人家小姑娘啊?每次曾悟东都是嘟着嘴说:“我才不喜欢她呢!”

        何岁时也只是笑笑,说:“没关系的,我喜欢和他一起玩。”

        在何岁时印象最深的,是他陪着自己看白雪公主,她也会陪着他看奥特曼。

        在每次幼稚园放学后,两个人守在电视机前。

        不过后来两个人不在同一个小学,联系也减少了很多,初中的时候被分到同一个班,不过这时候的何岁时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了。

        这不,曾悟东又来找何岁时了,外边有人喊着:“何岁时,你的青梅竹马又来找你了。”

        曾悟东拍了一下那个男孩子,说:“好了,你别叫,何岁时脸皮薄,经不起你这逗。”

        “哎,我说,你这算不算是护短啊?”

        “不用你管。”曾悟东径直走向何岁时,把手里的保温杯递给了她。

        何岁时正在看书,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保温杯,愣了一下问:“这是…什么?”

        “热水,记得喝,我走了。”说完他也没有多停留一秒,转身就走了。

        这么说起来,站在外面的那个调侃的男孩子何岁时也认识,是扶驹。

        宋凌熹的好兄弟,和曾悟东也熟识,也是何岁时的小学同学的一个,并且还认识自己的闺蜜姜颜闵,关系也处的很不错。

        扶驹走进来,边走还边说着:“何岁时,我真是羡慕你,我也希望有个男孩子给我送热水。”

        何岁时:“……”

        姜颜闵泼他冷水:“就你?给你送热水的是个人就不错了。”

        扶驹:“……”

        旁边的齐沁倒是来了八卦的心,齐沁问她:“我说何岁时,那真的只是青梅竹马吗?他真的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

        何岁时笑了一下,摇摇头,肯定的语气说:“绝对没有,他说他才不喜欢我。”

        齐沁又说:“啧啧,真的,那他眼光是得有多高啊?你这么个大美女都看不上?”

        “那我就不知道了,说大美女?算了吧,我觉得我也就…一般般…”

        齐沁和姜颜闵两人一起沉默:“……”

        姜颜闵:“如果你都说自己不好看…”

        齐沁接着:“那我们就真的没必要再活着了…”

        美而不自知,这个说法在两人脑海里一飘而过。

        何岁时微微颔首:“也不至于…那么夸张吧?”

        “我的天哪,你到底会不会欣赏自己啊,看你这双眼,多楚楚动人啊?”

        姜颜闵碰住她的脸,吓得何岁时怔了一下。接着齐沁也说:“就是啊,还有你这白皙的皮肤,娇嫩的红唇…”

        她握紧了拳头,“简直…简直就像是…”

        姜颜闵也跟着她异口同声:“简直就像是小说里走出来的女主角!”

        她的刘海三七分,朝左边,长发散落在后。又从两边引出了一缕青丝绑在一起,还转了一圈。

        齐沁又接着说;“还有你总是给人清冷的气质感,真的是…真的是太让人上头了!”

        姜颜闵摆摆手:“哎哎哎,打住,这点你就想多了,何岁时就是不爱说话。”

        齐沁:“……”

        场面安静了,空气也静默了。

        过了几秒,另一个声音响起:“所以这样才显现出这样的感觉,不是吗?”

        齐沁猛地一拍手:“对!就是这样!”

        何岁时抬起头,喊着:“宋凌熹。”

        “我在。”

        现在何岁时对他的回复有了,新的回答,不再是以前的沉默了,她开口:“我知道你在。”

        齐沁转头,两手捏着兰花指,微微一惊:“呀!原来是学霸霸啊!”

        姜颜闵盯着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嘶—好像,宋凌熹和何岁时也是同学来着,之前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吧?”

        宋凌熹点点头,“还是邻居。”

        过了一会儿他想到什么又说道:“我和她应该也算是半个青梅竹马的。”

        何岁时看着他,她已经会控制自己了,她忍着不说话,还是招架不住。耳朵都渐渐的染上了淡淡的粉嫩。

        姜颜闵和齐沁听了一愣,一脸疑惑,又异口同声的说着:“算半个…青梅竹马?”

        两人面面相觑,互相问着:“什么意思?”

        宋凌熹笑着解释:“你刚刚不是说我们也是小学同学吗?我们两个也认识很久了啊。”

        接着又是说:“也是打小认识,朝夕相处的啊,怎么不算呢?”

        而且现在又是邻居,父母还是世交,初中的时候也一起上下学…

        巴拉巴拉的,宋凌熹说了一堆话,何岁时看着他喋喋不休的说着,头一次觉得他怎么这么多话。

        “可以了…说太多了就…就…”何岁时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接下去。

        宋凌熹闭上嘴,莞尔笑了一下,“是不是说太多就泄露天机了?那我不说了,剩下的你们两个去猜吧。”

        齐沁急忙拦着他:“哎哎哎哎,别别别,学霸霸啊,别那么急着走麻,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我们私下也可以…”

        齐沁的眼神又看向姜颜闵,姜颜闵瞬间懂了她的意思,“对对对!让我们八卦……”差点说漏了嘴,姜颜闵立马改口说,“让我们听听这些有趣的故事麻。”

        宋凌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只是笑着默不作声,何岁时慢慢说:“行了,别八卦我了…”

        这时候宋凌熹才开口,说:“既然她不让我说,那我就不说了。”

        何岁时转头看着他,他还是一脸笑眯眯的,怎么…跟个妖精一样…还老喜欢打趣她。

        她微微皱着眉,有时候她是真的受不住他这个样子啊,也不知道是不是把何岁时当成小白兔了,他。

        怎么就狡猾的像个狐狸一样。

        宋凌熹摸索着口袋,对何岁时说:“伸手。”

        何岁时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慢吞吞的伸出右手,刚想说点什么,宋凌熹却对着她的脑门儿弹了个崩儿。

        他只是轻轻的弹了一下,何岁时看着他懵了,她都没反应过来,嘴里小声的说着两个字:“什…么…?”

        等她反应过来用左手摸着脑门儿,“你干什么?”

        宋凌熹已经拉着她的右手,放了两个暖宝宝,“给你,知道你用的上。”

        何岁时看着手里的暖宝宝发呆,他们两个原来都知道自己那个了。

        旁边看着扶驹又发出了柠檬的叫声:“咦~真的好希望也有人给我送热水和暖宝宝哦~”

        姜颜闵又一语道破他:“酸…你就酸,人家给我们何岁时的你在一边捣腾个什么劲儿?”

        扶驹:“……”

        他从后面抓住宋凌熹的肩膀,“我不管,我也要,我也是你好兄弟啊!咱俩不也十年交情了!”

        宋凌熹又摸了摸口袋,放了一颗姜糖在他手里,敷衍的说着:“给你,你多喝热水。”

        扶驹一脸无语:“你!你就这么对我?”

        转身就趴在桌子上假装哭泣,“呜呜呜呜,我对你这么多年的感情终究…终究是错付了吗?呜呜呜呜…”

        在一边的姜颜闵已经忍不住捧腹大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乐死我了,不愧是你啊,学霸霸。”

        齐沁也捂住嘴偷笑:“难道这就是‘杀人诛心’吗?”

        宋凌熹又一笑,“这应该算吧?”

        何岁时看着几人笑谈打闹,也弯了弯嘴角,看着手里宋凌熹放着暖宝宝,她收好了,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后来那两个暖宝宝,她只用了一个,另一个放在自己的一个储物箱里,包括她以前写完的日记,他和她的那几张合照,还有之前军训的时候她偷拍的照片。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8276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