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16章 开小灶

第16章 开小灶


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何岁时胡思乱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都还觉得头晕晕的。

        她没有先去问他,他却像是赶着解释什么一样,先给何岁时发消息了。

        宋凌熹:游南鸯说想找我给他开小灶,你要不要一起来?

        然后是一张截图,他和游南鸯的聊天截图。

        昨天的场景大概是这样的,宋凌熹发去了好友申请,游南鸯秒通过了之后,就立马发去了消息。

        游南鸯:你好,我是游南鸯。

        宋凌熹:我知道,让我加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游南鸯:是这样的,我想找一个可以帮我开小灶的人,我是艺考生,文化成绩并不是很好。家里请的家教我也听不懂,平时看你给你前桌的女孩子讲题,我偷听了两句,发现自己可以懂一点,可以请你帮我补习吗?

        她说了一堆,宋凌熹看着那些话久久没有回复。

        过了大概两分钟游南鸯又发来信息:对不起,是不是太突然了?如果不行的话就算了…

        然后又过了一分钟左右,宋凌熹才跟放松警惕似的,回了她的信息:没关系,我考虑考虑,我会在明天上午十点之前给你回复。

        游南鸯:谢谢谢谢,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付报酬给你的!

        不过截图里只有游南鸯发的第一段话,也没有多长,但这短短几句话里,何岁时却感受到了这个女孩子的不对劲。

        仿佛就可以看见她慌张的样子,手紧张地抓着衣角,结结巴巴的说着这些话。

        游南鸯是个性子高傲的女孩儿,家里对她也是养尊处优的,听说她的爸爸是某个公司的高管,除了缺少陪伴意外对她特别好,也因为她是家里的独女,也可以说家里的掌上明珠了。

        她的妈妈也听人提起是一位舞蹈教师,平时也是非常的忙碌,没有什么时间陪她。

        在那段话里,很明显可以看出她放下了大小姐高傲的架子,就像个腼腆的小女孩一样,恳求着宋凌熹答应自己的请求。

        因为平时在班级里,她说话的方式,语气,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何岁时也莫名感觉到了一点点的不安,但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觉得,这算是女人的直觉吗?

        她在心里这么问自己,可是又立马否认的摇摇头,不对不对,我跟宋凌熹……

        不过弄清楚状况之后,何岁时也松了口气,她给宋凌熹回去消息:那人家是要你去,你拉着我干什么?

        她抛了刚刚的想法,怎么用一种感觉,他急着给自己辩解一样?自己似乎并没有问过什么。

        宋凌熹秒回:单独去别人女孩子家,紧张。

        然后又发来了一句:报告,申请和你一同前去。

        报告两个字,有些官方了。

        但看到这句话,何岁时突然觉得心背什么抓了一下,痒痒的。

        她打字:好。

        何岁时看着紧张两个字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她又打字:原来你也会紧张啊?

        何岁时觉得这有点稀奇了,还以为他什么都不怕呢。

        宋凌熹:我是人,当然会紧张了。

        何岁时:哦。

        看见她回了好,宋凌熹也对着屏幕笑了。

        转身,何岁时也不躺着了,就起床去翻衣服了。她想着如果要和他一起去,那就打扮一下好了。

        想起上次何志广庆祝她第一次月考取得了优越的成绩,买了一条新裙子,她还没穿过,因为一直找不到机会。

        一条芦穗灰的长裙,何岁时搭配了白衬衫,外面是一件黑色的外套。

        然后她还梳好了头,等她站在镜子面前打量着自己这样子行不行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还没有问宋凌熹时间是什么时候,自己期待的有点早了。

        然后她就又拿起手机,问他:我们什么时候去啊?刚刚忘记问你时间了。

        宋凌熹回答:下午,大概一点左右。

        何岁时:好。

        中午吃过午饭,何岁时就站在自己家门口等着宋凌熹来敲门了。

        她还找了一个白色的帆布包背着,里面放着她的数学练习册和一支笔,还有一个草稿本。

        其他作业她在上午已经写完了,除了数学她有几个不懂的,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她看着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五十了,她的心里有点急着看到他,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怎么还不来呢?

        她看了一眼时间,十二点四十八…

        没忍住又去透过猫眼看对面的门,来来回回看了几眼,终于在十二点五十二的时候宋凌熹敲响了门。

        为了显得矜持一点,过了两三秒之后,何岁时才去给宋凌熹开门,也为了不让他看出端倪。

        她打开门,宋凌熹站在他面前,还是和平时一样笑容,说:“让你久等了吗?”

        何岁时摇摇头,“不会。”

        “我们走吧。”

        今天有点太阳,不热,暖暖的。

        路上,宋凌熹看着手机里游南鸯发给自己的定位,还稍微有点远呢,一个住城南,一个住城北。

        何岁时也偷瞄了一眼,“御景苑?那边在城南吧?”

        宋凌熹点点头,“我也没想到,咱们跟她离这么远。”

        “那我们…?”

        “先去公交车站吧。”

        宋凌熹很自然的就拉住了何岁时的手,这也许是打破了一种禁忌。

        她没有跟以前一样想下意识的缩回手了,她悄悄低头看向他的手,他的无名指上好像长了一颗淡淡的痣。

        在抬起头的时候,从侧边她又看见了,右边望过去,脖子上也有一颗痣,何岁时看着他,又默默的记下了。

        公交车上,两人并排坐在一起,何岁时望着窗外的风景,也有风吹拂她的头发。

        宋凌熹没有看风景,他看着她。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宋凌熹下意识就喊出了她的名字:“何岁时…”

        “嗯?”听到他的叫唤,她轻轻的转过头,和他的目光对上。

        他可以毫无保留的看见,看见她被风吹动的青丝,看见那双清澈如水的双眼,还有眼睛里自己的倒影。

        何岁时也可以看见他,看见自己在他的眼中。

        宋凌熹愣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何岁时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就轻轻问他:“怎么了吗?”

        宋凌熹还看着她发呆,慢慢反应过来,说:“不…没什么,就是想叫一下你。”

        最后的目光落在她的脖子上,他的脑海里又是那两个字:好瘦。

        何岁时笑了一下,依照着平时他总是回答着自己的答案,说了一句:“我在。”

        他突然抬起手,对着她的脸捏了一把,何岁时还看着他,她有点傻了眼,这是干什么?

        宋凌熹只是轻轻的捏了一下,他撇撇嘴,说:“何岁时,怎么感觉…你又瘦了?”

        何岁时容易脸红。

        “什…什么?”

        或许何岁时就是天生不胖的体质吧,她也没有刻意的去控制过体重,每天都是正常的吃饭,偶尔会吃点小零食,通常是曾悟东带给她的。

        他松开手,戳了一下她的脸颊,“是不是一个人在家又没有好好吃饭了?”

        何岁时立马否认摇头,用手捂住自己被他掐了一下的脸,又变得像个苹果了。

        有点急着说着:“我没有!真的。”

        越是这个样子,宋凌熹就更想逗她玩了,一脸笑着:“真的?那你的脸怎么又像个苹果一样了?”

        何岁时看着她这样,气势也弱了下来,小声说着:“真的没有…”

        何岁时最怕他笑得像个狐狸一样了,虽然很喜欢看他笑的样子,但是总这样,她经不住,真的很犯规。

        看着这个笑容,何岁时就没有了抵抗力,很容易就软下来了。

        她觉得他就像个狡猾的狐狸一样,有着让人难以抵抗的诱惑力,自己偏偏还像个傻傻的小白兔,次次都中了他的圈套。

        宋凌熹转过头,“那好,我不逗你了。”

        何岁时才慢慢转过头,小声的哦了一下。

        “但是—”宋凌熹又慢慢的说,还拖长了尾音。

        “但是什么?”何岁时又转过头看向他。

        “但是你以后要多吃一点。”

        “啊?”何岁时张了张嘴,“我…我就只吃的下那么多…”

        她一直都有把宋凌熹说的话放在心里,他说让她多吃点饭,她都是有的。至少每次学校食堂里,阿姨给她打的饭她都是会吃完的。

        而且何岁时也在慢慢改正挑食的习惯了,就算有不想吃的菜,还是会一点一点吃下去。

        “……”宋凌熹没说话了。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何岁时就默默的坐着,到了目的地,两人下了车。

        这边有很多小吃店,宋凌熹放眼望了过去,“要不要吃点什么?我请客。”

        何岁时似乎知道他的图谋,一副警惕他的样子,“我…我不饿…”

        中午她只吃了半碗饭,不饿?怎么会不饿呢?急匆匆吃了半碗饭之后就一直站在门口等他来敲门了。

        所以这个时候就会有这样一句话说她了,嘴巴上撒谎,身体倒是听诚实嘛。

        她的肚子叫了一声,不大,宋凌熹听见了,何岁时立马捂住肚子。

        宋凌熹笑着问她:“真不饿?”

        “……”何岁时一脸通红避开他的目光。

        过了一会儿,她慢吞吞的说着:“我们走吧。”

        “行,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何岁时跟着他走了过去,他给自己点了一碗小面。

        自己的面前是一杯橙汁,他双手撑着下巴,笑着看着她,“吃吧,等你吃完我们再走。”

        何岁时却说:“啊?让人家等我们不太好吧?”

        “没关系,我约的两点半。”说着宋凌熹看了一眼手机,“现在还只有一点多,不急。”

        何岁时:“……”

        既然是两点半,怎么一点不到就出来了?他果然有图谋…但何岁时是不会往自己希望的那个方面想的。

        何岁时拿着筷子,在他的注视下,磨蹭着吃起来,被人看着,觉得有几分难为情。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8044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