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20章 有人是cp粉头子

第20章 有人是cp粉头子


下晚自习后,和往常一样,三个人一起回家。在路上,宋凌熹问何岁时:“要不要去买零食?”

        何岁时还没回答,曾悟东就说:“我也要去。”

        何岁时倒是都无所谓的,慢悠悠说道:“我都可以,但是学校外面人挺多的,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宋凌熹:“好。”

        曾悟东:“我没问题。”

        几人去了自己回家路上会经过的一家便利店,选了一点零食,买单之后也就回家了。

        何岁时平时也不怎么吃零食的,很多时候是曾悟东给自己带的糖,或者是宋凌熹塞给自己的饼干。

        曾悟东给她带糖,是因为小时候他一被打,何岁时不仅给自己包扎,还给自己吃糖,后来曾悟东才知道那颗糖,是何岁时偷偷留下来的。

        第二天又是和平常一样的出发时间,到了老师交代的地点,时间一到他们也准时出发了。

        车上的位置老师也没有安排,说让他们自己随便坐。何岁时和姜妍闵还有齐沁坐在最后一排,宋凌熹坐在自己的旁边,他的旁边是扶驹。

        三人正聊着天,齐沁说:“我跟老师商量了,我们明天就去排练戏剧,她说她正在选地址。”

        姜妍闵凑着热闹:“你真的很期待哦。”

        她一开心就说容易漏了嘴:“那是,我当然期待了,要知道我的原型可就是何岁时和宋凌熹呢!这两人我老磕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四人都沉默住了,尤其是何岁时,肉眼可见她的眼睛睁大了,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齐沁,她的嘴动了动,“你刚刚,说什么?”

        宋凌熹就说怎么总觉得怪怪的,看着剧本里男女主,他总是容易想到何岁时。因为觉得真的太像了。

        何岁时脑子有点乱,生怕自己会露出马脚一样。

        姜妍闵一脸看戏的表情,嘴里还说道:“啊…哦?”

        看样子是有好戏看了,扶驹也嗅到了风声,立马拆了一包薯片,目不转睛的看向这边,等着“吃瓜”。

        “额…”等齐沁反应过来不对,已经迟了。

        看向看着自己的何岁时和宋凌熹,结结巴巴的,也只能实话实说:“我…我没恶意的,我就是觉得你俩挺…挺般配的。”

        然后沉默了一下,又说:“温柔少年和娇羞少女,还是青梅竹马……”

        宋凌熹突然笑了,但似乎也压着几分开心:“你别说,我也这么觉得。”

        何岁时听到这句话,突然大脑当机了,又变得像个苹果了,但她突然又一想,不对啊,平时他开的玩笑多了去了,说不定这也是他开的玩笑呢?

        她也笑了一下,也学着他开玩笑的样子,说:“是啊,简直是天仙配呢。”

        齐沁就像是知道了什么秘密一样,顿时两眼冒光,抓着她的手腕,激动的问她:“真的真的真的?”

        何岁时看着她的样子,“你怎么信以为真了呢?”

        宋凌熹也笑笑:“蒸的。”

        宋凌熹可没说自己是开玩笑的。

        齐沁一下子就变了脸,“切,我还以为我磕的cp成真了呢…”

        旁边的看戏的扶驹听到了也像个皮球泄了气,叹着气:“没意思没意思…”

        何岁时这是突然也觉得有点心虚,偷偷瞄了宋凌熹一眼,如果他不是开玩笑就好了。但是怎么可能呢,宋凌熹开玩笑的时候多了去了,何岁时也不会往下多想了。

        这个话题之后,几人都默不作声了,两个人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何岁时。”这一声是宋凌熹喊的。

        “嗯?”何岁时转过头,嘴里被塞了一颗糖。

        宋凌熹收回手,“尝尝,盐牛奶糖。”

        何岁时已经含在嘴里了,“谢谢。”

        “这是我看到的一个新品种,我尝过,还挺好吃的。”

        何岁时看着他,点点头。

        悠哈吗?她昨天也看到过,她记得曾悟东也给自己带过。但是她不怎么吃糖,有时候自己吃两三个就分给别人的。

        那个糖有点小贵了,五块钱一盒,一盒十个。那一个的份量还不如隔壁阿尔卑斯多。

        但味道,挺好的。

        到了秋游的地点,各班老师先带着自由活动,中午会带到指定的地方自己做饭吃。

        做饭?听到这个何岁时愣了一下,应该不会让她自己来吧?

        中午,老师分了组之后就让他们“自力更生”了,自己则跑去员工就餐处吃大餐了。

        看着她一溜烟的背影,都可以想象到她脸上是多么灿烂的笑容。

        为了更贴近生活,他们还得自己生火,何岁时看着一盒火柴,和干树枝。

        她不知道怎么的又回想起了自己之前调皮的时候,引火上身。

        扶驹蹲在一边刮着火柴,一个不燃,两个不燃,三个还是没有燃,他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c,这火柴玩我呢?”

        “可能是受潮了吧?”齐沁在一边看着,“再试试再试试,再不燃我们再去要一盒。”

        “……”扶驹继续划着火柴,可能这盒火柴真的玩他吧,再试的第四根燃了,他叫着:“哎哎哎,燃了!”

        刚想丢进堆好的柴火堆里,它又灭了。

        扶驹:“……”

        另外几个人在旁边看着,场面一度安静。

        何岁时最先没忍住笑出了声,“太逗了,对不起,这是真的诚心跟你过不去吧?”

        扶驹再也忍不了了,气得把火柴往地上一摔,又是一句:“妹的,什么破玩意儿?”

        宋凌熹也被逗乐了,捡起他丢在地上的火柴,“我试试,要不你去切菜吧?几个女孩子就别碰刀了,那刀看着挺锋利的。”

        姜妍闵提议说:“那我们几个去洗菜好了。”

        扶驹在一边切肉,笑着:“呵,暴力女,菜可别被洗破了。”

        姜妍闵:“……”

        她也不多话,对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

        扶驹摸着头:“……”

        宋凌熹在一旁划着火柴,在他手上一下就燃了,他说:“行了行了我已经点燃火了,你们几个快去洗菜吧。”

        几个女孩子就拉扯着去洗菜了,在旁边切肉的扶驹一脸不乐意,“凭什么你一点就燃了?那火柴真逗我玩呢?”

        宋凌熹没忍住又笑了:“谁知道呢?”

        几个女生去洗菜,大小姐游南鸯才是真正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

        何岁时虽然不会做菜煮饭,但是洗菜她还是会的。

        游南鸯拿着白菜,盯着看了好一会儿,齐沁看着她的模样,也猜到了什么,“游南鸯,你会洗菜吗?”

        游南鸯不否认,直接肯定了,“不会。”

        “……”

        何岁时说:“那还是我们几个来吧。”

        “让我看一看你们是怎么洗的。”游南鸯凑到何岁时旁边。

        “可以啊。”何岁时开始给她演示。

        “像这样先择去外面烂掉的叶子,然后再大致的冲洗一遍,最后就是一片一片的择下来,用手指轻轻的搓洗就行了。”

        游南鸯一边看着一边点点头,“我知道了。”

        接着游南鸯又说:“我想试试。”

        何岁时点点头,“好。”

        说着游南鸯也把手放进水里面,依照着何岁时叫她的方法去洗菜。

        何岁时在一边看着她,“没必要紧张,轻轻的搓洗就可以了。”

        游南鸯哦哦哦着,这种事情这么十几年来她是真的第一次做。

        她特别耿直的夸了何岁时一句:“你挺友好的,何岁时。”

        何岁时没说话,抿着嘴淡淡的笑了一下。

        也没花几分钟,洗好之后她们变回去了,那边两个男生已经生好了火,切好了菜。

        宋凌熹看着几个女孩子都回来了,问:“你们都要吃什么?点菜吧,不太难我可以做。”

        齐沁最先说话:“什么?学霸霸这么厉害吗?还会做饭?”

        他笑着:“也就会一点而已。”

        齐沁又说:“其实我都可以啦,我吃东西不挑的。”

        姜妍闵接上:“打个汤吧?有西红柿和鸡蛋。”

        扶驹举手,说:“我要吃排骨,红烧排骨。”

        宋凌熹:“……”

        “这里有就给你做。”

        当然…这里才没有排骨…

        他又转过问另外两个女孩子,“何岁时和游南鸯呢?你们俩没什么想吃的吗?”

        “我…我不想吃油麦…”说着何岁时有点心虚的的移开了目光。

        “不能挑食,”来自宋凌熹的警告,语气都严厉了几分,“上次我做的你就没吃几口。”

        何岁时听到这句话,顿觉不妙,旁边的姜颜闵,齐沁,扶驹起哄:“哇哦—”

        姜妍闵一脸八卦的笑容凑过去:“什么什么?这是有情况吗?”

        何岁时立马摇头,“没有没有。”

        宋凌熹解释:“我跟她有时候会一起吃饭,我做菜。”

        何岁时:“……”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默默的移动步子,坐到了一边。

        这时游南鸯才说:“我没什么忌口,我不吃蒜。”

        然后也坐到了何岁时旁边。

        宋凌熹了解情况之后,就开始做菜,扶驹在一边搭把手。

        几个女孩子唠嗑八卦,游南鸯看了一眼宋凌熹,问何岁时:“何岁时,你真的吃过宋凌熹做的菜吗?”

        何岁时回答:“嗯,吃过。”

        “那你和他,是不是也认识很久了。”游南鸯知道的,宋凌熹和她说过,但即使是这样,她还是想知道何岁时的答案。

        “对,我父母和他父母也是世交。”何岁时想了想,接着说,“但是他爸爸当年出去创业,有好多年没联系了,后来是我上小学之后,大概是四年级的样子,有一次放学他爸爸来接他,他觉得我看着眼熟。后来的一次机缘巧合,两个老友碰了面,认出了彼此。”

        听到这里,旁边的姜妍闵和齐沁也跟着练练点头。

        游南鸯点点头,又问道:“‘也’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之前还有过一个青梅竹马,他在隔壁班,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宋凌熹也说自己只能算我半个青梅竹马。”

        “我知道我知道,”齐沁立马接住话茬,“他是体育生,又高又帅,有时候会从隔壁班来找何岁时的。”

        “哦哦,”游南鸯点点头。

        何岁时笑了笑,“也就你嘴多……”

        这倒也不是何岁时说不得的秘密,她的秘密一直只有他一个人。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6189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