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22章 又是一个秘密

第22章 又是一个秘密


用他们这边的话形容,笑得一脸稀烂。

        熄了屏幕,宋凌熹又回到何岁时旁边坐着,他觉得这个事情还算是比较严肃的。有几分凝重,但也没完全压住,说道:“何岁时,告诉你个消息,我也不知道这算好还是算坏。”

        何岁时问他:“怎么了?”

        “我们爸妈可能…一个星期左右都回不来…”

        她茫然道:“啊?为什么啊?”

        “刚我妈跟我打电话,她说,他们被困在山上了,路被堵了,可能就…她说…最多一个星期左右才能回来…”

        “啊?”何岁时一脸惊讶,“那他们都没事吧?”

        他嘴角有分不屑的笑意,何岁时并没有看见:“她说都没事,让我想着,他们都乐呵着呢…”

        何岁时:“……”

        听他这么说,何岁时想想也是,何志广和方萝瑚不知道有多恩爱…有时候吃个饭都你侬我侬的,但这么一想,这好像也不太能算坏消息,也不是何岁时不关心他们两个,但他们都心大的很,根本不需要自己担心。

        “刚刚,她也把我俩的生活费打给我了,明天我们就去买菜吧,接下来还有一个星期呢。”

        何岁时点点头,“好。”

        刚应声下去,何岁时的手机又响了,来电显示是齐沁,这个时候能有什么事情呢?

        何岁时接通了电话,“喂?”

        电话那边传来齐沁扭捏的嗓音说着:“岁时,我的好姑娘~”

        何岁时听得直起一身鸡皮疙瘩,“干什么,有事情就直说…”

        “这样,朱老师交代我明天就开始排练元旦汇演的节目,我来问问你有没有时间?”

        何岁时说:“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两点,老师在学校里借到了舞蹈室,我们可以在那里排练。”

        “好,我没问题。”

        “那你顺便再和宋凌熹说一下吧,你俩是邻居,隔的近。”

        “…好。”何岁时开的免提,看向旁边的宋凌熹,宋凌熹也笑着点了点头。

        说完齐沁那边挂了电话,两人对上眼,宋凌熹说:“既然这样,那我们也早点休息吧。”

        “好。”

        关了电视,两人也都回房间睡了。何岁时躺在床上,一个星期吗?

        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在同一个屋檐下,一个星期,想想何岁时还有些期待呢,如果不是宋凌熹亲口和自己说,那她一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想着,她觉得空气都是甜的,就像是他今天塞在自己嘴里的糖一样。很快,在这一份甜蜜中,她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两人一起吃了早餐,又去提款机里取了点钱,然后就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了。

        家里的冰箱没什么菜,也没什么肉了,还有水果也需要买一点,宋凌熹检查过了,米还有,一个星期绝对没问题。

        而且上学日两个人可以在学校食堂吃,不过还是多买一点备着,以防万一。

        宋凌熹乐呵着说:“合着真的是父母是真爱,咱俩是意外了。”

        何岁时被逗得笑了一声:“或许吧,我妈妈说她刚二十出头就怀我了,好早就生了我,当时他们年轻,也不会带孩子,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我拉扯大的。”

        说着何岁时就又想到以前自己玩火,虽然没烧到皮肤,可是方萝瑚还是担心的要死,非要去医院检查。

        “我爸妈也是,也是那个时候怀了我,有时候经常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后来的我被迫学着自力更生,他俩开心得不得了,更懒得管我了…”这话说的,宋凌熹都不自觉的想笑。

        想着何岁时又继续说着:“当时爸爸是不打算要我的,觉得自己还太年轻了,还担不起责任…”

        “如果这样,那你妈妈肯定好好教训过他吧,自己制造的意外自己都不负责。”

        何岁时笑着点点头,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所以啊…咱俩都是意外,都可以凑一块儿了,是吧。”

        宋凌熹说的这话,何岁时还是理所当然的当做他在开玩笑,她知道他就是喜欢跟自己闹着玩,她也配合他,“是是是,我们两个小意外,天造地设,金童玉女~”

        谁知道他这句话,是问句呢?还是肯定句呢?

        “好啦好啦,知道了,有什么想吃的菜吗?”宋凌熹一路带着她去了超市,早上才有新鲜菜。

        何岁时:“我都可以的。”

        两人来到果蔬区,菜都是刚上的,都很新鲜。

        “西兰花?”

        “可以。”

        “芹菜?”

        “没问题。”

        “在拿点香菇,还有我看看,空心菜也还挺新鲜的。”宋凌熹选着菜,边选边说。

        何岁时看着他的手法,就想起了自己的外婆,也是这么个样子。

        何岁时不禁感叹着:“宋凌熹,你这个手法简直和我外婆一模一样。”

        宋凌熹叹了口气:“这都是生活的经验啊,被迫学的啊。”

        “这么多够了吧?”何岁时看着半个篮子的蔬菜。

        宋凌熹也看了一眼,“还要买水果,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何岁时想了想:“那我想吃橙子。”

        “走吧走吧。”

        何岁时会选水果,她妈妈告诉她要捡漂亮的,何岁时挑选着,旁边上货的工作人员:“小姑娘,挑橙子不能只捡好看的,有的外表看着好,可能尝起来味道不一样。”

        何岁时不太明白,啊了一声。

        宋凌熹在一边插话:“阿姨,她不太懂,在家里她可以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

        宋凌熹拿过她手里的袋子:“还是我来吧。”

        那个阿姨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哦哦,小伙子,该说不说你这媳妇儿还是俊得很呢。”

        说完就走了,何岁时听着脸都红透了,张着嘴想解释什么:“不…我们不是…”

        但是人家已经走了,何岁时低着头抿抿嘴,“那个…阿姨怎么这样…”

        宋凌熹看着她的模样就想笑,但他只是微微笑着:“好了好了,人家跟我们开玩笑的。”

        “哦…”

        宋凌熹称了橙子,又选了两个柚子,又带着何岁时去买肉。

        宋凌熹看着肉类:“对了,我刚拿了还拿了扁豆,再称点牛肉,中午就吃牛肉炖扁豆吧?”

        何岁时还在想刚才的事,抓着衣角,慢吞吞说了句好。

        只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明明这是普通的事情,普通的一天,但和他在一起,就算是普通的事情也是不普通的一天。

        这么看着宋凌熹,她觉得他真的是个全能的人,她还是不想和别人分享,人会有自私的心,她也是。

        就算是没有以后,她也要留住现在,她暗暗下定决心,还是拒绝游南鸯吧。

        就算宋凌熹不回头,何岁时也还是想争取一个不后悔的决定。

        宋凌熹称了点牛肉,又拿了几个卤鸡腿和一些瘦猪肉,结了帐又带着何岁时回去了。

        何岁时提着蔬菜,走在他旁边,这副场面真的很想新婚夫妻出门回家的样子。

        两个人相伴的身影,她想过太多了,有时候也会觉得太不切实际。

        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能远远看着他的懵懂无知的小女孩,她前进了很多步,还是想靠的近一点。

        但他们之间还是有着很长一段的距离,就像是八百米赛跑,自己跑了一百米,他已经跑了两百米,等自己能够追上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快要到终点了。

        冬日里的阳光不会那么暖和,光穿过树叶缝隙,两人走在光斑里。

        她看着他,也跟着他一直向前走,这个少年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在她的青春里,停留在最动人的位置。

        回到家已经是快十点了,放好了蔬菜在冰箱里保鲜,宋凌熹去处理生牛肉。

        何岁时还是很好奇的,她说:“我想…参观一下…”

        “嗯?”宋凌熹扭过头,意识到她是在和自己说话,才想起来不是他一个人在家里了,迟疑了两秒,“好啊。”

        不过宋凌熹需要一条围裙,避免跳出来的油渍弄脏衣服,他问:“对了,你家有围裙吗?”

        “有,”何岁时走进厨房去给他找,“但是…但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穿?”

        宋凌熹:?

        “我当然会穿围裙了。”

        何岁时觉得他误会了意思,“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家的围裙款式…有点…”

        宋凌熹把剩下的蔬菜放好,站起身望向她那边,“有什么…问题吗?”

        他突然明白了何岁时的意思,原来是自己理解错了。

        他还有点错愕:“这个颜色?为什么?”

        她只得说出实情:“额…我妈妈置办的,她当时说这个蝴蝶结特别好看,特别适合我爸,就…”

        “……”

        何岁时看着他的神色,脸上有着一些不情愿,“而且,而且…我家都是我爸爸做饭,他特别听我妈妈的话,所以都是穿这个的…”

        宋凌熹的心里确实不太想穿这个,何岁时似乎看出了什么,脸上也有一点窘迫,“可是…可是我们家只有这个…”

        “……”

        慢慢的,何岁时放下了举在半空中的手,他依然没有说话,何岁时也摸不透他心里怎么想的,空气里十分安静,只有接上偶尔来得几道鸣笛声。

        “算了…”宋凌熹走过去从他手上拿过围裙,“凑合这穿吧…反正也不会有别人知道了…”

        何岁时看着他穿上围裙,眼里突然欣喜起来,“那我帮你系上,你放心,我会保密的。”

        她走到他身后,给他打了一个松垮垮的蝴蝶结,宋凌熹说:“行,那你得给我保密了,这可是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

        何岁时立马回答:“好!”

        她嘴巴可死,绝对翘不出秘密,除非她自己主动说。

        宋凌熹背对着她,看不到她脸上的笑容,但在那一个好字中,他听见了,都是何岁时开心的声音,快要满出来了一样。

        何岁时在他背后,可以看见他的脖颈,白的就如玉一般。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6189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