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33章 果树

第33章 果树


吃好饭之后,两人都想去找对方,同时踏出了门,看着对方都走出来了,正好有机会说了,宋凌熹朝着她挥手,叫着她:“何岁时,来的正好,我有事情想和你说。”

        心有灵犀?

        何岁时愣了一下,也说:“我也正好有事情找你…”

        “哎?”宋凌熹走到她面前,“那,你先说。”

        她笑盈盈的跟他说:“我们去摘橘子吧?我奶奶说我家山上还有很多没摘呢。”

        “啊?”宋凌熹说了一句:“还真是心有灵犀了呀…”

        何岁时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疑惑着:“什么?”

        他慢慢的说道:“我奶奶也叫我…带你去我家后山摘橘子…”

        “啊勒?”

        ……

        张春雨拿了两个篮子出来,看着两个人都站在院子里,正好把篮子给两人送过去,边走过去边说着:“哎呀,原来还没走啊,正好,岁时,这里的两个篮子你拿着,吃多少摘多少啊。”

        何岁时拿着篮子,回应着张春雨:“好。”

        宋凌熹也拿着篮子:“谢谢奶奶。”

        张春雨又说:“哎对了,那里还有两颗柿子树呢,你们如果想吃柿子也可以摘的。”

        两人点点头。

        她又说道:“对了对了,还有柚子也有,想吃什么就都摘了吧,放在那里可能就只有虫吃了。”

        两人继续点点头,听了几句叮嘱,就又走上田间小路,往那边种橘子树的地方走。

        何岁时也不知道这些橘子酸不酸,反正吃过自己种的柚子,牙都差点没给她酸掉。

        不过家里的柿子挺甜的,就是不能多吃,吃过之后过了一会儿,嘴里的感觉怪怪的。

        她领着宋凌熹来到自家种橘子的地方,看这样子倒是长得挺好的,何岁时立马摘了一个剥开皮,拿了一瓣往嘴里塞。

        然后就陷入了沉默。

        她吞了下去,突然有个坏主意,她回头看着宋凌熹也正打量着橘子树,她就叫着他的名字:“宋凌熹。”

        他听到何岁时在叫自己,回过头,“我在。”

        “怎么了?”他向何岁时走过去。

        “要不要尝尝?”

        何岁时举起手,停在半空中,手里拿着半个橘子。

        宋凌熹看着她的手,有几分狡黠的滋味说道:“你喂我?”

        “啊?”何岁时露出了个疑惑的表情,宋凌熹看着她的样子,那就应该不是了。

        “我自己吃吧。”他低下头,弯下腰去咬她手里的橘子,咬下了一瓣吞进嘴里,慢慢咀嚼,一脸笑意看着她。

        何岁时看着他,又觉得耳朵发烫了,不过,上当了。

        一股子酸味在嘴里炸开,渗进了每一个味蕾,他的笑容都疆在了脸上,但并没有看出他特别痛苦的样子。

        他倒是演员的好料子,笑着吞了下去,“何岁时,你家的橘子,还挺有风味的。”

        她可憋不住笑,她捂着自己嘴偷笑:“嘿嘿…我也…我也这么觉得…”

        宋凌熹从口袋里摸出了张春雨给自己的阿尔卑斯,问她:“要不要吃?”

        何岁时摇摇头,“不了,我想再试一个,别是手气不好就拿到个酸的了呢?”

        说着,她又摘了一个,剥皮,塞进嘴里品尝,吐了吐舌:“耶……还是酸的…”

        何岁时把橘子扔在树下,“还是给它自己做养料吧。”

        宋凌熹提起篮子,对她说:“那咱们走吧,去我家种橘子的地方。”

        “等一下,还有柚子呢。”何岁时指了指前面,“要不要摘两个尝尝?”

        宋凌熹看向前方,确实还有两颗柚子树,按照何岁时的手法,估摸着摘不到甜的了,还是自己去摘的保险一点吧……

        现在嘴里都还有余味…

        “我去摘吧。”宋凌熹往那边走,“你待在这里就可以了。”

        “奥。”何岁时乖乖听话,就站在原地等着他,看他去摘柚子。

        然后就看着他左看右看,精挑细选的摘了三个回来,放了两个在自己的篮子里,又放了一个在她的篮子里。

        说:“现在可以了,我们走吧。”

        何岁时点着头,跟着他走。

        田间小道不宽,只能刚好走一个人,何岁时就跟在他后面走着,先是把柚子放了回去,又领着她去后山。

        在山坡上,果然有柿子树,不过已经没几个了,早就过了最佳采摘时节了。

        他抬起头看着那两颗柿子树,问何岁时:“现在你想吃柿子吗?这树上可没几个了。”

        何岁时也抬起头去看,和他说的一样,就算有也都是在树顶上了,“嗯…不吃…也没关系的,那边,好有枇杷的,不过要等到春天了。”

        说着,她停下了脚步,指着家门口的小池塘,那里还有两颗枇杷树。

        宋凌熹看向那里,“哎呀?你们家种的东西真多……”

        何岁时又指着柿子树旁边的另一棵告诉他

        :“这么说来…我又想起来了,这是一颗板栗树。”

        “……”

        宋凌熹沉默了。

        他脸上都有点挂不住笑容了,疆硬的笑着:“我们继续走吧……”

        何岁时继续跟了上去,没走多远,就看见前面就有一片橘子树林,这里的橘子看起来就比自己家的好看多了,都特别的饱满,颜色也更鲜艳一些。

        何岁时指着橘子问他:“我可以先尝一尝吗?”

        宋凌熹早就摘了一个剥皮了,把一瓣橘子递到她嘴边:“张嘴就是了。”

        何岁时咬走了橘子,也是慢慢咀嚼,酸甜的汁水在嘴里爆开,这可比自己家的好吃多了。

        宋凌熹也往自己嘴里塞了一瓣,“挺甜的。”

        又把剩下的放在她手里,“你先吃,我跟你说怎么选。”

        “谢谢。”何岁时也就不客气了,继续往嘴里塞,听着他说。

        “第一是看,选这种色泽亮一点的;第二观,查看桔子底部是否有灰色的小圆圈并且从侧面看有长柄的那一端是凹进去的;第三是闻,要闻得到阵阵清香的。”宋凌熹也选好了摘下了几个,转过头问她:“知道了吗?”

        何岁时嘴里的橘子还没咽下去,就嘟囔着:“知道了。”

        按照他说的方法,何岁时也去选起了橘子,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采摘着。

        何岁时看见一个长的又大色泽又亮的,只是自己摘不到,差那么一点点,她想跳起来去摘,结果也只能挨到边边。

        另一边的宋凌熹正仔细选着,应该没空来帮自己吧?她看着他的背影,想了想,还是自己摘吧。

        她又继续蹦哒着,回来放成果的宋凌熹看着她蹦哒个不停,又看向她想要摘的那个橘子,挺大的一个橘子嘛,摘不到怎么不叫我呢?

        他走了过去,叫着她:“何岁时,摘不到就让我来吧。”

        他走到何岁时身后,手很自然放在她的肩膀上,何岁时余光里看着他踮起脚就轻而易举的摘到了,又撇见了他的手压着自己的肩膀,紧张得都不动弹了。

        他轻轻折断树枝,把橘子放在她手里:“给你。”

        她拿好了橘子:“谢谢。”

        看着两篮子的成果,今天可以收工了。

        提着橘子回了家,张春雨正在看电视,她已经剥了柚子,看见两人回来,招呼两人过来坐着取取暖。

        家里是用的炭火,虽然不能像电烤炉一样可以调节温度,但是对于两个在外面吹冷风吹了一个小时的人,正正好。

        “奶奶,我们家的橘子一点也不甜,都是酸的。”说着,何岁时拿了一个橘子给她,“宋凌熹说他们家的甜一点,你尝尝。”

        “奥奥好。”张春雨拿着橘子,剥开皮,塞了两瓣尝了尝,“是挺甜的。”

        又说:“咱家柚子能吃,不酸,你让他拿两个去。”

        说着,把柚子放到宋凌熹手里,要他尝尝。

        宋凌熹剥开皮,塞进嘴里,确实不酸,幸好是他去选的,如果让何岁时去选,还不知道会有多酸。

        他一脸笑眯眯的回道:“嗯,是挺甜的,那就谢谢奶奶了,我奶奶说,让我把这些橘子留给你。”

        张春雨笑着:“不用谢。”

        何岁时觉得好像有什么在蹭自己的腿,她掀开火炉被,自己家的猫猫正在蹭自己的小腿。

        她对着它伸出手,猫猫的脸自动贴上她的手,何岁时干脆就把它抱起来了。

        把它放在自己腿上,它就畏缩在自己怀里,何岁时轻抚着它,它觉得很舒服,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桌子上有牛肉干,它拿了一个递到它嘴边,它也乖乖的吃了下去。

        何岁时继续抚摸着它,“奶奶,咱们家的猫猫挺听话的呀。”

        张春雨“哼”了一声,没好气的笑了,“听话?整天往外跑,饿了就往家跑…”

        “啊…哈哈。”

        何岁时尴尬的笑了笑,继续抚摸着它。

        说起来,何岁时确实看见过这只猫猫往外跑,走在田间小道上。

        “对了,岁时,明天去帮奶奶在集市上买点东西吧?着要过年了。”

        何岁时答着:“嗯,好。”

        宋凌熹坐了没多久,就回了自己家,看见宋山正在院子里刷着三轮车,是一辆很旧的三轮车。

        他走过去问他:“爷爷,这三轮车这么旧了,干脆就换一辆新的嘛。”

        “哎,这又没坏,还可以用的,就是旧了点,脏了点而已。”宋山把手里抹布扔进水桶里,“我去找块干抹布来擦擦就干净多了。”

        宋凌熹也跟着进去,把橘子放好,然后帮着他一起擦车。

        擦干净之后,看上去果然好多了。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5526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