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34章 上我的三轮车

第34章 上我的三轮车


宋山把脏水泼了,“大孙子,你明天和隔壁那小女孩儿一起去赶集吧,这几天买年货的人只会越来越多的。”

        宋凌熹刚“嗯”了一声,一连四个问号:“啊?赶集?我?还带着何岁时?”

        宋山把拧干的抹布拿回去,一边走还一边说着:“怎么了,我看你俩关系挺好的啊……记得给你爷爷我捎两壶酒回来啊。”

        宋凌熹跟了上去,答应着:“那好吧。”

        他又补上了一句:“对了,那三轮车你可以拿去用。”

        三轮…车吗?宋凌熹回过头看了一眼那辆三轮车,可以用?

        他又回过了头,那还不如走路去。

        乡下就是比城里安静多了,晚上都没有鸣笛的嘈杂声,窗外也不会灯光照进屋里来,只有月光。

        过于安静,何岁时都有点睡不着了。她闭上眼睛,回想着今天宋凌熹和自己做的事情,坐车,耳机,兰亭序,摘橘子、柚子……

        一想就容易想远了,也容易想得更多了,比如这一年的发生的事情,一起学习,又在十字路口不分开,在同一个班里,军训,元旦表演,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还有那一句:新年快乐by宋凌熹。

        时间过得真快,又是一年了。

        不过想的多了,也就容易睡着了,她沉沉的睡去了,在梦里她也会见到他的。

        第二天早上,她七点二十六就醒了,爬起身,推开堂屋的门,冬天早晨里零下的温度吹着冷风,一瞬间就清醒多了。

        她去洗漱,张春雨已经生起火正在做饭了,正在煮她喜欢的锅巴粥,看着她醒来了,“起来了啊岁时,快去穿衣服吧,等会儿就可以吃早饭了。”

        她听了话,穿好了衣服,吃着早饭,还是熟悉的味道,暖暖的。

        吃好了早饭,她拿着张春雨给自己的两百块钱,交代她买些什么,剩下的钱就自己去买烟花玩吧。

        她说:“奶奶,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张春雨却语重心长的:“在奶奶这里,你就是个小女孩儿,好了快去吧,早去早回啊。”

        她和张春雨挥挥手,就往集市上走了,她自己去的。

        回想起来昨天在路中央的那条蛇,自己应该不会再遇到了吧?

        虽然不放心,但还是得往前走。

        何岁时慢慢的走着,这里的空气也比城里的清新,刚爬起来还有的蒙蒙的雾,现在已经全部散了。

        有时候,何岁时也挺享受一个人的感觉,自由自在的,她爬上了一个小坡,在平坦的路上,她突然向往前跑,放肆的跑,大步的跑。

        她突然就加快了脚步,大步地跑了起来,大步的往前跑着。

        但跑了没几步,她就停下了。

        微微的喘着气,抬起头看着路边的树。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往前走。

        有数慢慢的走着,离家莫约已经走了三分之一的路,她回过头去看着,里集市还挺远的,她想着,回来的时候应该就十一点多了吧,估摸着那个时候也要吃中饭了。

        她嘴里哼着歌,小声唱着自己最喜欢的那

        takemehand。

        darlingwon''tyoubreak

        myheart

        takemyhandnow

        stayclosetome

        bemylover

        won''tyouletmego

        宋凌熹正想去找何岁时,但是在院子里喂着鸡的张春雨告诉她何岁时已经出去了,这会儿应该走了快一半路程了,加快点脚步应该追的上她。

        宋凌熹又嫌弃的看了一眼那辆三轮车,果然还是得骑了,自己原本是不太想骑车的,现在只是被迫无奈的决定了。

        然后他就找了一把小板凳,放在三轮车后面,踩上车去追她了,宋山看着他上了车,挥着手跟他喊着:“大孙子哎,路上小心啊!”

        宋凌熹没有回头,但大声答应着他:“知道了!”

        轮子跑得就是比人走的快,没一会儿就追上了何岁时的步子,远远的就可以看见她了,他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还大声喊着她的名字:“何岁时!”

        何岁时没有戴耳机,她听着这个声音就知道是谁,回过头就看着宋凌熹……正踩着三轮车朝着自己过来。

        她看着他踩着三轮车过来,懵了一会儿,当时确实有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等到他的车停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开口说什么,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宋凌熹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

        从她呆滞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了。

        他尴尬了笑了两声:“看样子两只脚还是走不过三只轮子。”

        “额……”何岁时看着他的三轮车,还有一个小板凳,问他,“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吗?”

        他和何岁时解释着:“我爷爷叫我去买两壶酒,还买一些鞭炮的…昨天你奶奶不也叫你去集市,我去找你的时候,她说你已经出去了。”

        何岁时弄清楚了状况,“哦,这样啊…那三轮车是?”

        说着她又看了一眼。

        “是我爷爷借给我的,”他也回过头看着这辆三轮车,他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吞吞吐吐的说:“上我的……三轮车。”

        何岁时又愣了愣,看着三轮车上的一个小板凳,有点不相信的问他:“你……骑着三轮车载我?”

        他挤出了个笑容:“是啊,上车吧?”

        何岁时有点犹豫,不是不想坐,就是觉得怪怪的。

        “可是……这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他抓紧了龙头,“不会的,你上来吧,我骑车很稳的。”

        “嗯……那好吧,谢谢了。”

        既然都这么说了,何岁时听了他的话,坐上了车。然后他就继续踩着踏板前进了。

        看着他的背影,似乎也不错。

        但不知道为什么,挺想笑的,可能自己笑点太低了。

        如果是早几年不是这样的水泥路,也许何岁时不会上车的,因为泥巴路很颠簸;但如果这么说,何岁时应该是坐不上他的车的。

        不过三轮车,倒是挺有风味的。

        果然还是两只脚走不过三只轮子,原本四十分钟的徒步路程,他载着自己二十五分钟就到了目的地了。

        “宋凌熹,”何岁时叫着他,她还没说出下一句话,就会听到他的回答:我在。

        她咬了一下下唇,又说:“我还没说完呢,我觉得你这样好好笑哦。”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觉得很想笑。”

        宋凌熹就说:“那你就多笑笑吧,你笑着很好看。”

        何岁时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每次听他说这样的话,就怕自己耳朵发烫。

        宋凌熹知道少逗她的好,问她:“你要去买什么?”

        何岁时一样一样的清点着:“我要去买纸钱,还有香,然后就是买一瓶生抽,一瓶老抽,还有两包盐,另外还有一些糖食糕点,家里有亲戚来的招待小孩子。”

        “嗯……好。”

        和张春雨说的一样,这几天赶集的人确实很多。

        两人先去买了日用品,又去称了一些饼干糖果。

        店家的外面都摆放着各种烟花,冲天炮,摔炮,仙女棒等等。

        她也净拿些小孩子爱吃的,宋凌熹在一边看着她:“你家亲戚的小孩子挺多吗?”

        何岁时一边挑选着一边说:“嗯……算吧,在我家这一辈里,只有我这一个女孩子,爸爸那边都是男孩子,有几个弟弟,还有一个比我大了九岁的哥哥。”

        所以何岁时在家里,确实受着很多关照,宋凌熹就听着她说。

        她结好账,老板找回了二十二块五毛,她突然指着外面的烟花问道:“老板,你那里的烟花都怎么卖?”

        宋凌熹也看了过去,“你要玩烟花吗?”

        “我奶奶说,可以用剩余的钱买一些玩的……”

        老板说道:“外面都有标价,看看你想要什么?”

        她想着,反正自己也不敢玩太危险的,买两把仙女棒看看就是了。

        她走了过去,仙女棒7块钱一把,宋凌熹跟着她,“你不是都不敢玩火的吗?”

        何岁时拿了两把仙女棒说:“我可以先让我奶奶帮我点好蜡烛,不拿打火机就可以了。”

        宋凌熹看着她去结账了,又看了看这里其他的烟火,自己也有好几年没玩过烟花了,想起来那个时候自己是坐在宋岭的肩膀上放的烟火呢……突然觉得手有点痒痒的。

        哎?哎哎哎哎?我的手怎么自己动起来了?哎哎哎哎?

        宋凌熹一直手抓着自己的另一只手,但或许还是有着小男孩子的玩儿性在骨子里。

        然后何岁时就看见他拿着两捆冲天炮来结账了。

        宋凌熹在心里告诉自己:我就只是想玩一下的。

        两人又去买了香火,就往家走,何岁时坐在三轮车的小板凳上,看着自己脚下的冲天炮和鞭炮,还有两瓶白酒。

        她又没忍住笑了:“宋凌熹,还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像个小男孩儿一样。”

        宋凌熹尬笑着咳了两声:“哈哈,我就是想玩玩而已,只是试一下。”

        “嗯……”何岁时看着自己手上的香火,小声自言自语着:“等会儿,要去后山一趟。”

        宋凌熹没有问她要去干什么,先回了家。

        宋山看见他的大孙子载着隔壁家的何岁时回来了,又看见他买了两捆冲天炮,一阵沉默。

        然后说了一句:“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爱玩呢?”

        何岁时拿好自己的东西,对着宋凌熹说:“谢谢了,我先走了。”

        宋凌熹“嗯”了一声,看着她进屋门了。

        转过头看向后山,问宋山:“爷爷,我记得后山上好像有坟墓吧?”

        “有啊,隔壁何爷爷早几年就埋进去了。”宋山拿起他给自己买的白酒,“想着等会儿,我拿着白酒去看看他呢,你玩儿你的去吧,我去找找我们家还有没有香火。”

        宋凌熹看着何岁时那边敞开的堂屋大门,轻轻的“嗯”了一一声。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5526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