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37章 度过酷暑的方式

第37章 度过酷暑的方式


何岁时不太记得了,是哪一天,什么样的话题引出来的,从而聊起来他是怎么度过暑假的方式。

        她轻轻的敲了敲门,并没有人应答,宋凌熹房间的门也是虚掩着的,一条缝里面穿出丝丝冷气,她便轻轻的推了一下,门便自己开了。

        何岁时探了个头小声的说着:“我进来了哦。”

        宋凌熹正坐在电脑前,背对着自己,开着16c的冷气,旁边还有风扇呼呼的吹着,桌子上还有一杯加了冰的可乐,他似乎不知道自己进来了。

        何岁时慢慢迈开脚步,最先看见的是他带着头戴式耳机,还把额前的头发往上梳,而且都压住了,嘴角带着微微笑意,往下望去是他凸出的喉结,皮肤白静。

        何岁时怔了怔,脚步顿在原地。

        他裸露着上半身,他他他他他他没穿衣服!

        何岁时差点没叫出来,就看着他的腹部似乎有着几分若隐若现的线条,因为他的裤子勒着腹部。

        许是何岁时隔的远并没有看清,但如果她没猜错那应该是他的腹肌才对。

        虽然不是很清楚,可她感觉……还挺结实的样子。

        但这都不是重点才对,何岁时都说不出话,只觉得耳根特别烫,一点一点蔓延到了自己的脸颊。

        她保持着镇定去叫他的名字:“宋凌熹。”

        但他正沉迷于看蜡笔小新,耳机的声音开得很大,完全没有听见。

        她又喊了一声。

        他似乎感觉到有人进了自己的房间,取下了耳机暂停了蜡笔小新站起身,还没转过头就一副抱怨的语气:“妈,不是说好你进来先敲门吗?”

        但等他转过头,看见的却是一脸羞红的何岁时,她张着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话。

        他的大脑一下子就当机了,砰的一下,感觉有个蘑菇云在自己头上,何岁时也是这么觉得的。

        何岁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一句:“我…我不是你妈妈……”

        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的看着对方,宋凌熹此时此刻想一头撞死豆腐的心都有了。

        唐楠瞧着门开着便进来了,看见了呆滞的两个人,看了一眼不穿上衣的宋凌熹,一脸平静的把西瓜放到他桌子上,拿起一边的上衣就扔给他。

        嘴里满是嫌弃:“你也真是不害臊,上衣都不穿。”

        说着就出了门。

        何岁时撇过了头,发觉自己盯着看太久了,“不…不好意思,我叫了你的,但是你好像没听见。”

        宋凌熹麻利的穿好衣服,“我…我耳机声音有点大。”

        又立马收拾了他的风扇,调高了空调温度,腾出椅子来给她坐下,他知道的,一般何岁时来找自己都是遇到难题了。

        于是就看着她翻出自己不会做的题,反正自己全部写完了,剩下的日子决定悠闲度过。

        讲解过程中,一想到自己刚被看了个光……啊不,上半身被看了个光,就觉得自己无地自容。

        但还是得保持着一脸平静的样子给她讲题,相比之下,何岁时表面上可就比他淡定多了,仅仅是表面而已,看着是一脸波澜不惊的平静,安安静静的听着他说,自己一步一步写着解题步骤。

        其实她心里的骇浪可比宋凌熹更汹涌澎湃。

        余光里,除了何岁时认真的样子,还有她纤细的白净的手臂。

        这么说来,就更不会知道谁心里的波涛更凶了。

        莫约一个多小时,才解决完了所有的难题,何岁时收拾着东西,“宋凌熹,我过几天应该要回乡下,我应该有一阵子不会来找你了。”

        宋凌熹还有些发愣,“啊?……”

        他推了一下眼镜,然后又“嗯”了一声。

        说完她也站起身,“我先走了,谢谢。”

        宋凌熹看着她走出去,看着她的背影,白皙的后脖颈,他有点发呆。

        他不知道怎么选择,但他或许已经在思考了。

        回乡下,一避暑,二躲人。

        何岁时这个人又腼腆的很,又不好意思删人家好友。

        所以这躲人才是最重要的,在那里信号都没几格,找这个借口搪塞过去,每天耳根都可以清净了。

        何岁时收拾着自己的衣服,过阵子也是张春雨的生日了,等她过完生日了再回来好了。

        于是她便早早的出了门,带着自己的遮阳帽,去赶最早的那趟班车。

        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迎面而来的是乡野里泥土的气息,散发着各种不同的芬芳,还有映入眼帘的金灿灿的稻谷。

        不过自家已经不种稻谷了,没人收。

        她的嘴里依然含着话梅,自己带着耳机听歌,撇过头看着窗外,一人就是一副靓丽的风景线了。

        下车之后才收到宋凌熹发来的信息,问她怎么走这么快。

        她回道:上午的太阳太晒了,早一点出门凉快一点。

        好像有什么不对,宋凌熹可没说他会回来的。她盯着屏幕陷入了沉思,一边走一边看着他说的那句话。

        走到家里,张春雨正在院子里晒着苞谷。看着何岁时正往这里走,放下手里的活跟她吆喝着,何岁时加快了脚步跑过去。

        在这里,蝉鸣的声音可比城里的大,张春雨忙着自己的事情,何岁时就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看着眼前的苞谷。

        她也帮不上什么忙,在这里信号都只有两格,但她还是开着流量,虽然收到了欧阳彬发来的信息,但她回他要转半天在转得出去。

        虽然待在这里比较枯燥,但是可以几天每人烦自己倒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她望着门前的小池塘她回想,如果能下去抓鱼就好了。

        她已经许多年没下过池塘或者小溪抓鱼,想起来那池塘边还有一颗李子树,这么望过去自己家那边的枇杷也早就熟了,差点又忘记了,自家菜田的上面还种着甜瓜呢。

        度过酷暑的方式也不非得是冷气嘛,也可以摘这些水果来吃的。

        但她正这么想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有人走来,她记得住那个身影,那个在阳光下步伐从容却自信的少年。

        她的眼睛直直的望着他,看见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她的喉咙里想发出什么声音,却又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只能看着他就这样向着自己走过来。

        他站在自己面前,肩膀上还挎着自己的书包,还有附带着那一脸灿烂的笑容,温柔而炽热的嗓音叫着她:“何岁时,我赶上来了。”

        阳光穿过树叶的层层的间隙,地面上都是斑驳的影,她的脸上也是,她抬头望着他,仿佛已经到了夏日的尽头。

        她的话语如鲠在喉的话,便成了她笑着点头去回应了他。

        慢慢的她才说出:“你的步子可真快。”

        他也放下了自己的东西,搬了把椅子陪着她坐在树荫下乘凉。

        何岁时也不说话,他也不说话,两个人呆呆的坐着。

        半晌,何岁时突然开口问他:“宋凌熹,吃枇杷吗?”

        这一问,打破了两人的宁静,何岁时已经站起身了,宋凌熹抬起头,带着略微的疑惑:“哪儿……有枇杷?”

        他这么说是因为他已经看见面前的枇杷树,但那树老高,她不可能爬上去摘吧?

        他就看着何岁时抬起手指向前面,“那儿,枇杷树。”

        她放下手,又说了一句:“家里有工具,我去摘。”

        其实家里的那个工具舀子是以前用来摘柿子的,何志广一般都是爬上树摘的枇杷,那么高的树何岁时恐不恐高先放一边,她可不会爬树。

        于是宋凌熹就看见何岁时扛着舀子从家里出来,往下面走过去,他跟在后面倒是很好奇他会怎么做。

        对于这个何岁时还是挺擅长的,毕竟“果姐姐”这个称号也不是白来的。

        舀子的网勾住一整串的枇杷,用力的往下一扯就可以折断树枝,然后慢慢往下移动,从网子拿出的枇杷全部塞到了宋凌熹手里。

        虽然何岁时看瘦,好像能被风吹走一样,但是她其实是挺有力气,枇杷的树枝跟两个手指一样粗她还是能折断。

        这些枇杷看着黄橙橙的,一个个又饱满,应该不会很酸才对。

        宋凌熹又看着她把舀子往上伸,还摘了两串下来。

        宋凌熹也觉得有些手痒痒,看着头顶的枇杷,“我可以试试吗?”

        何岁时抬着头转过看向他,一脸天然呆的样子,老老实实的说:“你……看得清吗?”

        她和他的眼神对上,其实她看着不是他的眼睛,更准确的说是眼镜才对。之所以这么说,因为他是个近视眼。

        宋凌熹听着这话,还有些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他的语气都弱了几分:“什么……看不看的清啊?”

        宋凌熹顿时明白了,她是说自己是个四眼仔。

        何岁时也很直白的道:“你不是近视吗?”

        虽然宋凌熹近视,但也就三百度而已……

        他被说的顿住了,“我当然……看得清了。”

        “哦,”何岁时很爽快的把手里的舀子给他,“那就让你试试吧。”

        虽然何岁时是这么说的,但她并不完全相信他能够摘下来。

        看着宋凌熹笨拙地用着舀子去勾那树上的枇杷,或许是因为被人盯着,宋凌熹觉得有些紧张,枇杷倒是没勾到,勾到停在枝头的鸟儿,那鸟儿不停的啾啾啾叫着,直扑棱。

        何岁时也丝毫不顾及他的情面,笑着说:“我可不吃鸟儿,你要吃烤的还是炖的?”

        宋凌熹的手顿住了,耳朵些许是被太阳烧红了,“不……不是,我也不吃……”

        突然发现这么说好像中了圈套了,又立马改口:“不是,我没想着去勾它的!”

        一脸慌张的样子就像是那被套住了鸟儿一样,何岁时看着他的样子更觉得好笑了,抿着嘴的笑意愈加深了。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5526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