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38章 腹肌是饿出来的

第38章 腹肌是饿出来的


以前都是宋凌熹挑逗她,涨的一脸通红的样子,跟个小苹果一样,现在何岁时倒是明白了,原来打趣别人是一件这么有意思的事情。

        她也看着他烧红了的耳朵,他这个样子似乎比自己被他挑逗的时候更有意思。

        她看了一眼怀里抱着的枇杷,又抬起头去看舀子,那只鸟儿已经扑棱着钻出去了,“去舀旁边那个吧。”

        她抬起一直手去指树上的枇杷,“就那个。”

        宋凌熹看着她手指的方向,把网套上去,何岁时在一边说着:“对,就是这样,用点力把树枝折断就可以了。”

        宋凌熹也乖乖听了他的话,用力的往下一扯,全都落到了网子里。

        刚才所见的,都学的有模有样。

        何岁时依旧这样看着他,其实她并不是很相信他能摘下来呢。

        看着他从网子里拿出枇杷,还是得夸夸他的:“宋凌熹,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

        这句话也很直白,直白到他秒懂了。

        他微微点了点头,“是……是你示范的好。”

        “那我们上去吧。”

        说着她就往上走,宋凌熹紧跟在后。

        果然这枇杷还挺甜的。

        两个人安静的吃着,就看着园子里的鸡咯咯叫着,那只猫也趴着树荫下打着盹儿。

        她突然问宋凌熹:“宋凌熹,去抓鱼吗?”

        “嗯?”

        宋凌熹转过头看向她,她的目光直挺挺的望着前面。

        还补上了一句:“那里,有小溪。”

        宋凌熹不知道她在看哪里,一脸茫然的寻找,何岁时给他指了方向,他这才看见。

        她的视力真好,他这么想着。

        她依然面无表情,余光望着他,和她想的一样。

        抓鱼吗?

        宋凌熹倒是很爽快答应她了,于是他们决定傍晚再去抓鱼。

        不过他就只顾着答应了,未曾想他自己根本不会抓鱼,杀鱼他倒是行。

        虽然说宋凌熹已经可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但其实这种摘果子,还有抓鱼这些活动他并没有怎么尝试过。

        想想以前的暑假,就像何岁时那天看见自己的那样,他这个人网瘾比较大,闲余时间就喜欢打打游戏看看动漫。

        虽然何岁时看着安安静静的,给人错觉她度过暑期或许也是每天宅在家,但其实她除了跑步不行,很多运动还是比较擅长,在初二的暑假自己就已经学会了游泳,有的空闲里还会打打羽毛球。

        而且加上小时候贪玩的经验,什么摘果子,从下过雨的泥巴坡上滑下来,还有下河摸鱼都还是比较在行,只是自己不回去去爬很高的树,就比如家门前池塘边的那一棵李子树,站在粗壮一点的树枝上就没有问题。

        这么再比较,宋凌熹的童年几乎很少有这些活动,大多时候他更需要的是填饱自己的肚子。

        五点多钟的时候,宋凌熹收拾着水桶决定跟着何岁时去抓鱼,宋山都觉得罕见了,坐在椅子上扶了扶自己的老花镜,满是不敢相信的语气:“大孙子,你这是要去……抓鱼呢?”

        “是啊。”

        看着他那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什么长筒雨靴,什么手套,宋山有点被沉默到了。

        他取下了眼镜,放在一边,“你怎么还整这些玩意儿呢?真汉子都是直接下水。”

        “……”

        宋山站起身子,“去去去,把你这些玩意儿都脱了,爷爷也跟着去凑个热闹。”

        宋凌熹看着他已经撸起裤腿,又看了一眼自己的长筒雨靴,所幸一不做二不休,也把自己身上的装备全脱了,踩着一双拖鞋就跟着去了。

        宋山走在最前面,两个人跟在后,走到小溪边,宋山是脱了鞋踩进去的,这条溪流真的很浅,也就到他小腿三分之一的位置。

        紧接着何岁时也不说话下了水,在大热天里,这凉丝丝的感觉就是舒服。

        这里面的鱼也不大,就自己的手掌宽那么长。

        还有这些鱼儿倒也不怕人,这不就给了何岁时机会了,她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抓住了一条,丢进水桶里。

        宋凌熹都还没有下水,何岁时看着他还愣在原地,轻声问他:“你不下来吗?”

        “我……我现在就下来。”宋凌熹也不效仿宋山拖鞋了,直接就踩进去了。

        这具有冲击感的凉爽,还有泥沙踩着的软软的感觉,是宋凌熹平生第一次的体验。

        何岁时继续抓着鱼,宋凌熹还顿足在原地,细细感受着水流,细沙。

        大自然的魅力何不就在于此。

        抬起头看天,是最纯真的蔚蓝色,偶尔来的一阵微风,吹拂夏日里那颗躁动的心。

        倘若自己文采斐然,他应当已经吟诗作曲了。但现在,他不是来感叹生活的,他是来体验生活的。

        但是抓鱼,应该怎么抓呢?

        宋凌熹看着自己的手,去抓了半天都抓不起起来一只,何岁时在一边看着他笨拙的扑水的样子,又想起了今天上午摘枇杷套中的那只鸟儿直扑棱的样子。

        她轻声叫他:“宋凌熹。”

        “啊?”他手里紧紧抓着一只鱼,慌忙回过头看着她,“我,我在。”

        “那边有渔网,你要是用手抓不起来,你就拿渔网网吧。”

        说着,她指了指自己的水桶,里面放了一个渔网。

        “啊……哦,好。”

        宋凌熹把抓到的鱼放进水桶里,拿了渔网去网。

        渔网比手来的快。

        回去的路上,何岁时问了他另外的一个问题,“宋凌熹,你暑假里……一般都做什么运动?”

        他眨了眨眼,反问她:“打游戏算吗?手指运动。”

        “……”

        她换了个问题,“那你会游泳吗?”

        他摇摇头。

        “羽毛球?”

        依旧摇头。

        这就奇了怪了,她最后问他:“那你得腹肌哪里来的?”

        “……”

        何岁时只是单纯的很好奇这个问题,因为按照他说的,他几乎就是个宅男。

        “额……”宋凌熹顿了顿,扯了一句:“饿的。”

        她惊道:“啊?真的假的?”

        何岁时知道这句话有水分,但她也觉得有百分之五十的可信度,不,还得再降一点儿。

        他笑了笑,“那我说真的,你会信吗?”

        何岁时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会。”

        看着她这副认真的样子,宋凌熹没忍住又笑了一声,“何岁时,你可真是个单纯的小女孩,别人说什么你都信。”

        她回过眸,倒也不是别人说什么他都信,只是因为这个话是他说的。

        至于宋凌熹的腹肌是怎么来的,确实还有待考究。

        后面的几天日子也是悠闲惬意,吹着傍晚的风,看着初升的日,还有听着树上蝉的鸣,夏日的正确打开方式。

        等到张春雨过完了生日,他们便回去了。

        不过距离开学还有一段日子,宋凌熹跟唐楠和宋岭提议,想去学游泳,两人都同意,省的他一天到晚宅在家里的。

        他问何岁时,要不要一起去学。

        何岁时看着他站在门口,一脸恳切,她慢慢回答道:“我初二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

        宋凌熹本来想说,那好吧,我自己去。

        她又说道:“但如果你需要一个人和你做伴,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那好吧,我们明天就一起去?”

        何岁时答应了。

        自己这个暑假还没有游泳过呢,正好活动活动筋骨了。

        第二天两个人便一起去了游泳馆。

        不过说道夏日,果然也有很多人选择来游泳。

        两个人一个人在一边自己玩,一个人在另一边认真学。

        宋凌熹学习能力强,学东西也学得快。

        不知道是不是何岁时的错觉,她总觉得,宋凌熹的腹肌看起来似乎更结实了一些。

        两人也会比比谁游得更快。

        这天上午十一点两个人结束了今天的上午比拼,往家走。

        想起来,欧阳彬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叨扰自己了,他应该已经放弃了吧?

        不过有时候就是偏偏想到谁,谁就出现了。

        一副痞气的样子:“何岁时,你终于肯回来了啊?”

        跟那天晚上一样,他的身后跟着几个男生,只是那个波浪卷的女孩子并没有在,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留着长头发的齐刘海的女孩子,瘦高瘦高的,也是浓妆艳抹。

        她看着他,嘴里就吐出了两个字:“啊……嗯。”

        “我就说吗,你回家的必经之路,在这里肯定又一天能见到你人的。”

        “……”

        何岁时并不想说什么,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留露,不展露出厌恶的样子更好。

        都是沉默着不说话。

        宋凌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手搭上了她的肩膀,一脸微笑的看着她:“回去吃饭了,妹妹,和你同学说再见吧。”

        欧阳彬早就注意到了这个男生,他知道这个人是谁,那个和何岁时一起出演戏剧的男主角,听说还是年级第一。

        虽然欧阳彬自己知道和他,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有人说他想追何岁时,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为什么何岁时就一定得是天鹅呢?

        把她从天下拽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她也可以做一只断了腿的青蛙,再也跳不会原先的高度。

        何岁时知道宋凌熹在帮自己,也立马用温柔笑容回道:“好啊哥哥,我们回去吧,欧阳同学,下次见了。”

        说着,她也被宋凌熹拉走了。

        她的目光一直都没有去看欧阳彬,从宋凌熹叫自己妹妹开始,一直都看着他。

        欧阳彬又和上次一样,只能看着她跑了。

        他的目光并没有再去看宋凌熹,倒是死死地盯着何岁时。

        何岁时,你也会跌下来的。

        真是坏透了的想法。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5484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