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50章 玩儿套路

第50章 玩儿套路


这天晚上,宋凌熹倒是没叫她一起看烟火了,在这里估计也看不着。

        何岁时爬回了自己床上,早早就睡了。

        元旦过后,没多久就放寒假了。

        放假之后,宋凌熹偶尔会被何岁时推出去透透风,但走不了太远。

        因为这一年,下了很大的一场雪。

        何岁时在一边堆着小雪人,宋凌熹就看着她。

        她的手滚着雪球,冻的通红通红的,宋凌熹就给她捂着手取暖。

        有一天堆了一个快半米高的小雪人,中午回去吃个饭的时间,再下来看,就没了,猜是被顽皮的孩子给踹了。

        真的把何岁时气的哭。

        夜晚的雪地里,何岁时站在路灯下,飘着的雪星星点点。

        宋凌熹看着她笑,多拍了几张照片。

        也会拍几个短视频上传到平台。

        又时候也是调皮,捏着个雪球就往宋凌熹身上扔。

        到了一月底,就终于可以拆石膏了。复查的情况是恢复的很好。

        现在,终于可以做一些小情侣做的事情了。

        何岁时又不知道正常的小情侣之间都干什么,宋凌熹说要去约会,她当然答应。

        但她很少看电影,精品店也就那么大个兴趣,吃又能吃多少,也不爱买衣服,觉得挑的眼花缭乱的,头晕。

        她被宋凌熹牵着手走,“所以我们,去哪儿?”

        现在是下午四点三十七。

        宋凌熹真的会发出疑问:“岁时,你真的是女孩子吗?”

        何岁时给出了官方的答案:“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说,是的。”

        “……”

        宋凌熹换了个问法:“我都不知道你喜欢干些什么,平时假期你都怎么过的?”

        她很实诚的回答他:“我最喜欢,睡觉,然后看看书,学习,练练字。”

        又想了想,“我闲下来的时候,大部分时间也会去想你。”

        这个也是实话,确实会经常的想。

        宋凌熹停下了脚步,侧过头看她,有那么点害羞,耳朵有点红,可他知道,要淡定一点。

        何岁时见着他停下脚步看着自己,也笑着看着他:“不过,好像也有大部分时间是跟你在一起,一般你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了。”

        他就说道:“那你得是有多喜欢我,不跟我在一起也在想我?”

        何岁时转过头,一秒不到就暴露了,“我说的…是实话。”

        他慢慢吐了四个字:“诚不欺我。”

        于是两人就去了体育广场那边,那里有个游乐园,虽然没有什么比较刺激的项目,但是有斩获少女心的摩天轮。

        虽然宋凌熹早就得到何岁时的心了。

        何岁时不是第一次坐摩天轮,但是这么久以来,也只坐过一次。

        慢慢的升入高空,去观看下面的,远方的景色,下面的事物一点一点变小,远方的事物看到的越来越多。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默不作声,享受这安静的氛围就可以了,有时候也不一定需要那么多言语,心有灵犀的人会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后来,又闲逛了一会儿,才回家。

        宋凌熹收了个消息,他姑姑宋鶴会来拜访他们。

        他对这个姑姑知道的少之又少,只见过她一次,因为她没有生育能力,没和家里说就私奔了。

        自从她先生走后,她就去了外地,听宋岭说,她在六年前改嫁了。

        现在她联系了宋岭,说很久没见了。

        毕竟是兄妹,这么多年不见,怎么会不想念。

        宋凌熹见过的那一次,还是在自己九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她来自己家,但具体干了什么他不太记得了。

        唐楠还说:“记得叫上岁时一起,你姑姑就是她姑姑。”

        宋凌熹有点无语凝噎,“……”

        “妈,这么喜欢岁时,你干脆直接让她做你女儿好了。”

        唐楠用胳膊肘撞他,“说什么呢臭小子?这不都是早晚的事情?而且你个成年人不是应该对你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想想,他自己也是这么对何岁时说的,他没再说话,默默回了自己的房间。

        等到宋鶴来拜访那一天,宋凌熹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何岁时。

        临时才告诉她,有些猝不及防。

        现在也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里,看着站在门口的宋凌熹,她果断拒绝道:“我不去。”

        宋凌熹:“……”

        不应该是这个回答啊?

        “为……”

        还没说完,何岁时就打断:“没有为什么,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还没有做好准备。”

        “……”

        宋凌熹立马就说:“我的错,是我没有早点跟你说。”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何岁时冷冷的说着:“我关门了。”

        宋凌熹的手立马拉住门,“别,等等。”

        何岁时停下了动作,看看他还能说什么。

        他尝试的问她:“岁时,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何岁时点头,“嗯。”

        剩下的,需要宋凌熹自己去领悟。

        偏偏这个时候犯了直男癌:“那要怎么样你才会不生气?”

        何岁时表示有被冒犯到。

        她淡淡的说:“不怎么样。”

        但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他们约好的十二点在酒店包间吃顿饭。

        宋凌熹只好使用过激一点的方法了,推开门,他弯下身子,抱住她的腰,把她抗了起来,抗在自己的肩上。

        “那只能把你抗着走了,我赶时间。”

        说着,还顺手把门关上了,给她断了后路。

        何岁时挣扎着,“宋凌熹!”

        来得猝不及防就把自己抗走了。

        拿他没辙了。

        何岁时只得妥协:“我跟你去,你放我下来……”

        宋凌熹这才放她下来,看着她只穿着一件针织衫和长裙,还穿着拖鞋。

        他看着她这副样子,“哎呀……我刚把门关上了……”

        空气中弥漫了尴尬的气氛,何岁时还补了一刀:“我没带钥匙。”

        这一刀狠狠扎在宋凌熹身上,“啊……对不起……”

        谈恋爱,人会傻,还会做出过激的行为。

        通风口经过一阵风,何岁时有些瑟瑟发抖,今天的温度可不高,宋凌熹看着她,脱下了自己的风衣套在了她身上。

        “那先穿我的吧。”

        何岁时低下头,穿好了衣服。衣服上还有他的体温和淡淡的香味,但是宋凌熹的衣服可比自己的大多了。

        她的手也无法全部伸出袖子,她看着自己的拖鞋,又问:“那,我穿拖鞋去吗?”

        “额……那就穿拖鞋去吧,等会儿叔叔阿姨就回来了吧?”

        何岁时也没有拿手机,“他们,晚上才会回来,我什么都没有带。”

        “那我等会儿,再带你去买双新鞋吧。”

        何岁时抬起头,“不用,下午我就待在你家了,走吧。”

        等宋凌熹拿了一件外套,何岁时拉着他的手往电梯走,“其实我觉得,如果有这种事情,应该早点和我说。”

        “是我忘了,因为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一个事情。”

        何岁时沉默不语,下了楼,才说:“那我不气你了。”

        宋凌熹却说;“别,你还是怪我吧,我心里过意不去。”

        却被她反将一军:“那我继续生你气,你就过意得去?”

        这一局,何岁时胜。

        酒店包间里,宋鶴还没有到,唐楠和宋岭正各玩着各的手机。

        宋凌熹拉着何岁时过去坐下,唐楠瞄到宋凌熹穿了一件别的外套,何岁时身上穿着的是宋凌熹的风衣,还有她穿着拖鞋就来了。

        大致已经猜到什么了,但看破不说这种人情世故她都懂。

        就什么也没说。

        可奈何不住自己有个猪队友,宋岭看着两人,发出了疑惑的声音:“咦?岁时怎么穿的小子你的衣服?”

        “因为我是被……”

        宋凌熹立马捂住她的嘴,这事可不兴说啊。

        解释道:“没什么,她出门忘记穿外套了,我把我的给她穿。”

        唐楠也暗自踢了宋岭一脚,“你管呢,人家小年轻乐意。”

        宋岭吃痛,“哦”了一声。

        等到宋鶴来了,还带了继子,大儿子祝津竹一起来的,小儿子来不了。

        几人相互打了声招呼,宋岭和宋鶴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宋鶴原本是想等自己稳定了情况才回去的,选在家里都尘埃落定了,一切安好。

        宋岭也没办法多说她什么,他知道,她从小就有自己的主见,只是看着柔和。

        最后他问宋鶴:“今年,回家过年吗?”

        宋鶴已经有十多年没回去过了,她还有些犹豫,“爸妈那边,知道吗?”

        宋岭只说了简单几个字:“他们很想你。”

        “嗯……”

        那边三人说他们的,两个人在另一边吃自己的,互不打扰。

        何岁时觉得,宋凌熹就是拉着自己来蹭饭。

        桌子点的都是都湘菜,宋凌熹看着何岁时吃着辣椒面不改色。

        他给她倒饮料,“岁时,你不辣吗?”

        何岁时嘴里还嚼着,反问回去:“宋凌熹,你不是个湖南人吗?”

        湘妹子辣不怕。

        别说,宋凌熹确实不是很能吃辣。

        吃过饭,两个年轻人就先走了,他们几个继续说着。

        回去的路上,何岁时也一直都没有说话,她觉得宋鶴那个继子,看着很眼熟,但现在又想不起来。

        她突然问道:“宋凌熹,你有没有觉得,姑姑的继子很眼熟?”

        他直白的表示:“没有。”

        或许是我想多了,算了。

        下午,何岁时就一直待在宋凌熹家里,他还是没有把自己的日记给她看,还是等以后吧。

        两个人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就跟何岁时自己说的一样,她挺喜欢睡觉的。

        别人一天睡七到八小时,她睡九小时。

        她就靠在宋凌熹怀里,什么都不用想,安安静静的睡就是了。

        过年的时候,宋鶴是一个人回来的,没有带她的两个孩子。

        年初五的时候,宋凌熹又接了消息,带着何岁时去给姑姑拜年。

        这次要长教训了,提前跟她说。

        何岁时答应了,反正她也没什么事情要做,也不需要去走亲戚了。

        不过没想到,她姑姑原来是和自己一个小区的,她在九栋,而他们在二栋。

        宋凌熹和何岁时一起看着地址,何岁时吐槽了一句:“这,离得还挺近的。”

        “是……是啊……”

        据说宋鶴的小儿子今年就要高考了,也是在文升高中就读,宋凌熹这个人心眼可好了,还特地给他准备了一套五三。

        两个人加起来八百个心眼子。

        何岁时看着他左手提饮料,右手拿五三,不禁问道:“宋凌熹,你这样……人家不会高兴吧?”

        宋凌熹一脸灿烂的笑容:“什么?学生不就是以学习为主的吗?我相信我那个堂弟一定很高兴的。”

        何岁时觉得有什么话卡在喉咙里,说出来的确实另外一句:“你……开心就好。”

        两人敲开门,来开门的人明显就吓了一跳,“堂堂堂哥?”

        何岁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会觉得宋鶴的大儿子很眼熟了,原来他弟弟祝津文她见过几次面。

        宋凌熹也突然明白了何岁时当时回家那句话的意思了,原来是抢自己……哦不,原来是高三运动会那个背小学妹纪希芮的那个男生。

        他表现的比较淡定,笑着点头:“堂弟。”

        两人被他领进了门,刚坐下还没给自己倒杯水,他就跑出了门,应该是叫人去了。

        来的人到不让宋凌熹意外,不过没想到何岁时也这么淡定,正所谓,随夫。

        她笑着打招呼:“纪希芮,新年快乐。”

        纪希芮往她身上扑,“何岁时学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呀?”

        何岁时解释:“我来给宋阿姨拜年的。”

        明明之前还叫姑姑呢,宋凌熹笑着提醒她:“怎么还叫阿姨呢?我姑姑就是你姑姑。”

        何岁时一下子羞红了脸,“那……太早了吧……”

        宋凌熹翘着二郎腿,又懒洋洋道:“对了堂弟,直接叫嫂子就行了,不过她比较害羞,但是叫了也没关系。”

        祝津文倒也识时务,人听话,一本正经的叫着:“嫂子好。”

        这给何岁时整的更害羞了。

        但他还没完呢,又跟纪希芮说:“对了,学妹,你也可以直接叫嫂子,没关系的。”

        “老奸巨猾”啊。

        祝津文一脸呆滞的样子看着他,宋凌熹知道他在想什么,这玩的都是套路啊。

        宋凌熹倒觉得,纪希芮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但没想到纪希芮下一秒就脱口而出:“嫂子好!”

        正中下怀。

        她一脸认真的模样,什么都没发现。

        宋凌熹嘴角上扬,上钩了。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5373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