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51章 同居(谁知道第几次了)

第51章 同居(谁知道第几次了)


何岁时咬了咬嘴唇,脸上挂不住几分羞涩:“不要听他的,不用这么叫我,也没关系的。”

        宋凌熹那就更要乘胜追击了,“我就说她脸皮薄吧。”

        而且还打算继续喋喋不休说:“别看她现在这么害羞,但其实是她强wen……”

        还没等他说完,何岁时就立马冲上去捂住可他的嘴,一脸绯红的样子完全不像当初的那个气势。

        “别别别别……别听他说的!”

        但两人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某人,他们什么都知道了。

        吃饭的时候,只有祝津文看着那一堆五三陷入了沉思,另外几人聊的很嗨。

        临走之前,宋凌熹对祝津文说了一句悄悄话:堂弟你还得加把劲啊。

        宋凌熹怎么会不明白呢?

        走远之后,何岁时就抱怨他:“你怎么在小孩子面前尽不说好的?”

        宋凌熹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答的也牛头不对马嘴,“什么小孩子?他们也马上要成年了吧?”

        何岁时说不过他。

        宋凌熹微微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那我下次不说就是了。”

        开学之后,又是回到了原先的忙碌的生活。

        不过宋凌熹在食堂里找了一份兼职,每次何岁时来吃饭就给她多打一点。

        何岁时根本就吃不完,幸好还有姜妍闵给自己分担一点。

        不过也多亏了宋凌熹的那张脸,在那一家吃饭的人越来越多。

        虽然有的女生对他已经望而却步,但也有人大胆示爱。

        每次吃饭的时间就会有人说:帅哥,能打给我一份满满的爱吗?

        他冷淡的回着:我的爱已经全部给了另一个人了。

        春天也是个梅雨季节,尤其是何岁时的宿舍还在一楼,就更加超时,再加上宿管阿姨总是在走廊里堆着一堆的纸盒子,矿泉水瓶,易拉罐等等,还容易招蚊子。

        有一次下课之后,回寝室的路上,姜妍闵问她要不要一起合租,宿舍那么潮湿,自己的衣服都发霉了。

        何岁时想了想,还没有立马答应。

        清明节放假的时候,她跟何志广和方萝瑚反应了一下。

        方萝瑚提议:“要不你和宋凌熹一起合租吧?反正你们之前也一起住过。”

        何志广也点点头表示赞同,“嗯,反正租金也不贵,我没意见。”

        何岁时倒是没了到他们两个会这么说。

        于是吃了饭,就发消息问宋凌熹:要不要一起合租?我们寝室里很潮湿,不太想住寝室了。

        宋凌熹没有立马回复,等过了一段时间,他回道:那我们什么时候搬?

        咦?她盯着这个问句,又打了几个字:叔叔阿姨同意了吗?

        宋凌熹:同意了,随时都可以搬。

        假期结束之后,两人就租好了房,宋凌熹也没有再去学校食堂兼职了。

        姜妍闵也和齐沁一起合租去了,齐沁表示,自己的舍友天天晚上闹到十二点都不睡,她早就受不了了。

        姜妍闵也跟她吐槽着:“那你是不知道,我们宿舍里有个姓罗的女的,一天到晚阴阳怪气的。”

        齐沁表示:“别说,我懂。”

        说着,姜妍闵学着那个人的语气说:“她还天天内涵我们岁时,说什么有的人看自己长的漂亮,鼻子两个孔恨不得对着天呢?”

        别说,有那么七八分像了。

        宋凌熹听着对话,转头低声问何岁时:“真的?”

        何岁时已经不能说是单纯了,实话实说:“我……听不太出来,而且,我很少和她们交流……”

        姜妍闵抱着何岁时假哭:“呜呜呜,我们岁时在这方面老是跟不上调子。”

        何岁时就说:“可是,那个人自己也有男朋友,他男朋友不是对她挺好的。”

        齐沁就在一边说:“岁时,你知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嫉妒心作祟?”

        听到嫉妒两个字,何岁时就想起了游南鸯说的那句话:我挺嫉妒你的……

        “我知道。”

        齐沁就点头说着:“所以啊,那个女生一定是觉得,自己的男朋友没有别人的好,所以才这里说两句,那里也要斤斤计较。”

        想起来,罗婉玉的男朋友确实长得很普通,而且个子也不高,好像173的样子。

        而她本身也不是什么特别出众的大美女,她给人的感觉,有一种就是会在别人背后说坏话,传谣的感觉。

        有时候她也在私下造谣,说谁谁谁勾搭别人男朋友,谁谁谁是绿茶……姜妍闵都跟自己吐槽,到底是来读书的还是来宫斗的?

        何岁时只想管好自己就可以了,反正她对她们也无感。

        她缓缓吐了三个字:“不重要。”

        就只有扶驹没有搬出寝室,他和自己的几个室友也都快活着呢。

        上专业课喝汤品茶吃糕点,吃腻了西餐换中餐,节节课都是不一样的花样。

        天天上课都能吃饱,省了很多餐费。

        他们可不羡慕他,何岁时表示:“宋凌熹给我做饭吃,你没有。”

        齐沁就说:“我蹭饭,你蹭不到。”

        姜妍闵也说:“我也蹭饭,别忘了我。”

        扶驹一脸生无可恋:“姜妍闵,你好歹是我女朋友呢!这么不给面子?”

        姜妍闵怂了耸肩,就说:“谁让你煮个汤都糊锅的,那是我不给你面子吗?”

        他又立马说:“那是我没调整好火候而已!”

        齐沁偷笑着补刀:“我看你就是上课光顾着吃去了。”

        宋凌熹突然拉过何岁时,“我好像并没有收到通知你们会来蹭饭,没有准备你们的份,你们自便吧。”

        三人:“……”

        看着宋凌熹拉走何岁时远去的背影,三人愣在原地。

        何岁时回头看着他们,尴尬的笑了笑,又回过头,“真不让他们来蹭饭?”

        宋凌熹认真道:“我都不知道,蹭什么蹭,他们自行解决就可以了。”

        “那我们晚上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我做什么。”

        像这样走着,突然觉得很温馨,心里很暖和,两个人拉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到家里,有人为你洗手做汤羹。

        日复一日,不厌倦,对你好。

        这是很多个普通的家庭都有的,是平常,也是向往,美好而快乐。

        望着他的侧脸,一眨眼间,她突然说道:“宋凌熹,我突然觉得这样子,好像婚后生活一样。”

        阳光散落,脸上也有着斑驳阴影,那人笑着:“那这就是提前体验婚后生活了?”

        何岁时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这样的生活确实简单又美好。

        何岁时生日这天,是星期三,但何岁时的专业课上到了六点半才下课。

        宋凌熹等在教室后面,他下午没课。

        等着她上完课一起回去过生日。

        班上很多女生都投去羡慕的目光,下面有人议论纷纷,当然也有人阴阳怪气:“什么时候我们上课的地方准带着男朋友进来了?”

        姜妍闵听见了,也阴阳回去:“啧,酸柠檬!也不知道是谁带着自己对象上课在教室后面又亲又抱的。”

        宋凌熹看着她右手上的戒指,他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岁时,我给你买了一条新的手链,等会儿我们去试试吧?”

        “好。”

        又说:“会不会觉得戒指不方便?”

        “没有。”

        何岁时完全不知道,他这样更刺激人,更容易让人恼羞成怒。

        确实,她没有看见那人憋的一脸通红的样子。

        晚上,宋凌熹下厨做饭,扶驹还带了自己亲手做的生日蛋糕,虽然卖相不怎么样,几个字也扭扭捏捏的。

        唱了生日歌,许了愿,一套流程走得差不多了,几人也回去了。

        留下两个人独自相处就可以了,再多待就不礼貌了。

        宋凌熹确实是送了一条手链,白玫瑰的,他亲手做的。

        他亲手给她戴上,“生日快乐,你许了什么愿?”

        他也做了一个蛋糕,蜡烛还在燃着,看着烛光下,他温柔的面庞,她认真的说道:“想生一儿一女。”

        宋凌熹放下手,空气中都安静了,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她,何岁时一言不发,等着他先说话。

        嘴里才卡出几个字问道:“什……什么?”

        何岁时看着他像踩了狗屎的表情,没憋住笑,噗嗤笑道:“我开玩笑的,我想去海边。”

        宋凌熹确实被她吓到了,“那我们,暑假去吧?”

        何岁时点点头,吹灭了蜡烛。

        然后宋凌熹拿出了自己的日记本,决定也送给她当生日礼物。

        字如其人这个词是真的,何岁时看着一笔一画认真的字迹,留露着他的温柔,每一笔也都苍劲有力。

        她一页一页的翻着,认真的看着小男孩长成少年,青涩但又想快点长大,成熟,担起责任。

        和她想的一样,宋凌熹真的是有预谋的,他有攒钱的习惯,从喜欢何岁时的第二年开始,他就开始攒钱,想以后告白。

        正好那段时间很火的dr,绑定身份证,男士一生只能送给一人。

        是他真挚的,诚实的心。

        她也不再担心她所想的那个问题,她喜欢的,也是一个正直的,温柔的,永远会回过头背着他,或者拉着自己的手一起奔赴下一个明天的少年。

        她合上笔记本,伸出手抱住眼前的人,在他耳边说道:“谢谢你,我也是。”

        宋凌熹轻抚着她的头,“也应该是我谢谢你,能陪在我身边。”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5332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