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52章 白山茶,白玫瑰

第52章 白山茶,白玫瑰


不过,她也收到了曾悟东的一条信息,他也知道宋凌熹已经和她在一起,一句生日快乐,岁岁。

        看着亮了的屏幕,点开信息,还有一句话:白山茶读不懂白玫瑰,我终成不了你的余晖。

        那些在心底里埋藏着的,扎根土壤,生长出来的嫩芽,在不知名的角落里绽放,色彩还未被完全发觉,就已经连根拔起,全部撕碎。

        他说:我才不喜欢她呢。

        嘴硬,嘴硬的结果,不说出口,不承认的结果。

        毕业晚会那天,他似乎也是想说什么的,但他被别人拉走了。

        何岁时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否认下,她也信了。

        她看着这条信息,回道:山茶生于冬,我虽喜,却不胜我对玫瑰的怜爱。

        她怎么不会明白他的意思呢,她又怎么不知道,白山茶的话语。

        你怎敢轻视我对你的爱。

        只要他有一次的承认,或许,他的白山茶能更好的盛放。

        窗台上,有宋凌熹和她自己种的白玫瑰,她告诉他说,我更喜欢白玫瑰,喜欢它的花语。

        我足以与你相配。

        也代表自己这份真挚的心,更希望有一天,她足以与他相配。

        她已经做到了。

        再过两个月不到,就要高考了,不知道那个时候这玫瑰花能不能长出来。

        说好的去看纪希芮的,对了,她又突然想到什么。

        此时,宋凌熹洗好了澡,走回客厅。

        她突然叫道:“宋凌熹!这周陪我去买衣服吧?”

        宋凌熹正擦着头发望过去,这是开窍了?

        “嗯,好。”

        等他走过去坐下问她原因,“你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吗?”

        “不是,这一届学子们要高考了。”

        “嗯。”

        她说:“我去年答应了纪希芮,说今年高考的时候也去给她加油打气。”

        宋凌熹就问:“那这跟买衣服有什么关系?”

        “我想穿着旗袍去。”

        宋凌熹听她一说,就脑补了一下何岁时穿旗袍的样子。

        又看了一眼,她的身材应该非常合适,不过……算了,不要多想。

        他默默闭上眼睛,站起身子,“我先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

        “好。”

        于是这周末,宋凌熹陪着何岁时一起去买旗袍了。

        果然和宋凌熹想的一样,非常适合,她的身材凹凸有致,流苏垂在盈盈细腰间,一颦一笑,眉眼如春。

        虽然是想选红色的,但上身效果不是很好,最终还是选了素色的。

        两人出了店,宋凌熹还回头望了两眼。

        如果她早点跟自己说,保不准自己已经做了一件了。

        宋凌熹又受邀会学校演讲,鼓励他们莘莘学子,他拉着何岁时一起去了,毕竟她也是上一届xx省的文科状元。

        看着这群有青春活力的少年少女,突然就想起了那些奔跑,奋斗的日子。

        只望,青出于蓝胜于蓝。

        还是宋凌熹能精准戳中人的痛点,前面的话语都很正常,表示祝福和鼓励的。

        “接下来我想说的最后一句话,如果学不进去,这样不仅没有漂亮学姐喜欢你,可爱的学妹也会离你们而去。所以,可以学学我,你们的漂亮学姐已经被我收入囊中了。”

        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嘲笑和骄傲滋味。

        我看了都想说一句六。

        此话一出,台下一片唏嘘声。

        然后就是何岁时的发言。

        前面也是正常的发言,后面的话是临时学的,学的有模有样。

        “如你们学长所说的,加油学习,你们本就不是落日余晖,你们是初升的旭日。”

        下一句她有点斟酌,但还是大胆说出了口:“然后,也可以学学我,表白不出口,直接强吻。”

        下面的唏嘘声更大了。

        感觉就是,下一秒就会有人要强吻了。

        不过孙校长也是眼尖,看到了两人手上的钻戒。

        孙校长笑了笑,问小两口:“这是决定要结婚了?”

        宋凌熹笑笑:“确实有这个打算。”

        朱瑾瑜正好也在,她接手了这一届的毕业生。

        也调侃着说:“哎呀,两个学霸在一块儿了呀,那些年的戏剧果然没白演。”

        何岁时红着脸,“老师……说笑了。”

        朱瑾瑜考过去,“哎,不是我说,如果以后喝喜酒一定邀请我啊,我给你两包个大红包!”

        孙校长也不甘示弱,“我包个比她更大的!也要邀请我!”

        宋凌熹点着头,“那先再次谢谢朱老师,谢谢孙校长了。”

        然后等到他们高考那一日,两人又再一次看到了穿着大红色旗袍的孙校长。

        今年他不在是孤军奋战,拉着更多人加入了阵营。

        何岁时没眼看,只是说:“孙校长,真有活力。”

        都快五十的人了,又蹦又跳的。

        宋凌熹也干巴巴的说着:“挺好的。”

        她看见纪希芮就在不远处,叫着她,把手里的满天星和白玫瑰放在他手里,说:“这是我喜欢的,但为了祝福你,我还带了一束满天星,你会成为那个摘星的人。”

        宋凌熹自己的手里也拿了一束白玫瑰,但并不是给她的,还是鼓励她:“放心,上一届的学神我保佑你,一定会一马当先。”

        她用力的点着头:“嗯!谢谢学姐,谢谢学长。”

        两个人穿过拥挤的人流,何岁时还在说:“她头上的感叹号挺有意思的。”

        确实很有她的作风。

        “是挺有意思的。”

        宋凌熹突然问她:“岁时,你……喜欢cosplay吗?”

        何岁时知道cosplay,但她并不怎么关注,一语道破他:“你想去玩cos吗?”

        果然在一起相处久了,更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宋凌熹不否认的点了点头,慢慢说着:“想去,还想……去逛漫展。”

        高考之后,就被拖去了学车,根本没有时间去;寒假,腿断了,更没办法去。

        何岁时就说:“那等放假了,我们两个一起去好了。”

        虽然何岁时看的动漫少,可他突然想到有一个角色,她挺想看他cos的。

        那时寒假里的时候,自己无意间看了一篇同人文,bl的,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然后又去看了动漫,追了小说,她终于领悟到了,原来齐沁磕cp是那么的快乐。

        放暑假之后,在家里休息了几天,两人便踏上了旅游。

        在飞机上,两人还在讨论着。

        何岁时偶尔刷短视频的时候会看见有人出cos,可是光看着,她机要觉得很麻烦了,什么假发,美瞳,如果角色的设定复杂一点,还要穿戴一些首饰之类的。

        她说:“光是想想,我就觉得好麻烦,你出不行吗?”

        正好自己购买了那个人物的cos服。

        宋凌熹和她想到一块儿去了,他也带了给何岁时买的cos服。

        宋凌熹还说:“我妈塞给了我一套衣服,我还没看过,不知道是什么,她还说有惊喜。”

        不知道为什么,何岁时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等到两人到了预订的酒店,宋凌熹去打开了那两件衣服。

        看着手里的蕾丝花边睡衣,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还附带着一张纸条,写着:我知道年轻人都会有年轻气盛的,没关系,放心大胆冲,我跟你亲家母都说过了。

        下边还有唐楠的签名。

        还有一盒避孕套。

        宋凌熹在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何岁时打破了空气里的寂静:“你妈妈,看起来……比我们思想……更开放……”

        “对不起,我现在就收好。”

        何岁时站起身,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方萝瑚也给自己塞了两套衣服,说是情侣装呢。

        她拿出两件衣服,摊开来,是两件汉服,盒子里还有一张纸条:岁时,这两套衣服是我亲手设计找人定制的,希望你们玩得开心。

        下边还有写上她的名字,还夹着一完整的张设计稿。

        两人看着纸条,宋凌熹终于摆脱了尴尬,“看来还是你妈妈更会想,下面那张设计稿可以给我看看吗?”

        “好。”

        何岁时把设计稿递给他。

        他观摩了一会儿,何岁时就在一边看着手机,去学学那套cos服怎么穿。

        但两人意见不统一,第二天都没有穿cos服去。只是在酒店里试了,互相看着对方,还有一地狼藉的化妆品。

        坐在地上,傻笑。

        这一晚好好休息之后,第二天两人是穿着汉服去的,宋凌熹还给她编了头发,一起去逛漫展。

        何岁时看得眼花缭乱,也认不出几个人物,就跟着宋凌熹走就是了。

        不过这一路上,倒是也吸引了很多路人的目光。

        有人问合照,两人都是答应的。

        还有人问起他们的汉服是在哪里买的,给出的回答是自己的妈妈亲手设计,然后定制的。

        有个女孩子问何岁时设计师的名字叫什么,何岁时想了像,说:“我记得是……稞萝,草字头的萝。”

        她立马叫道:“啊,我知道她,那个少女品牌里超有名的设计师,姐姐能跟你再单独合张影吗?”

        何岁时欣然答应了。

        宋凌熹给她们两人拍了照片。

        逛了一整天,回道酒店里何岁时直接瘫在了床上,嘴里小声说着:“宋凌熹,你的体力可真好……累死我了。”

        宋凌熹买了一大堆的周边,“还行,换了衣服我们去吃晚饭吧。”

        “走不动了……”

        何岁时觉得两条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宋凌熹麻利的换好了衣服,从厕所里走出来,拉着她的双手从床上起来,“你不起来我可动手给你脱了啊。”

        “……”

        “我现在就起来。”

        何岁时也立马麻利的去换了衣服。

        换好了衣服,两人去了外面一条的小吃街。

        后面的几天也是到处玩儿。

        计划最后一天的凌晨两人去看海,便去买了些吃食。

        宋凌熹的坏心眼子多着勒。

        因为每次亲她没亲多久就松嘴了,想趁着她醉了,稍微的为所欲为一点。

        两人待在这里的最后一天的凌晨四点,两人去了海边看太阳升起。

        清晨的海风有些凉,沙滩边一眼望不到人,两个人牵着手,踩着沙子慢慢的走着,还有海水冲上岸边的清凉。

        两个人的坐在礁石上,何岁时之前喝了几口“水”,觉得味道有些怪怪的,但她没多想。

        坐在礁石上,听着海浪击打礁石的声音,她继续喝着“水”。

        然后,就觉得头晕乎乎的,才察觉不对劲,但也顾不着想那么多了,肯定是宋凌熹动了手脚。

        太阳升起来了,何岁时也站起身,看着下面不断冲击的海浪,她空白的大脑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想跳下去……

        宋凌熹也站起身子,看着她脸红扑扑的,等他意识到不对的时候,何岁时突然说:“宋凌熹,我想跳下去……”

        说着,宋凌熹还没去拉住她,何岁时就已经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何岁时!”

        他的手停在半空中。

        咕咚咕咚咕咚……

        来不及多想,宋凌熹也立马跳了下去,早知道就不搞这馊主意了……你是连媳妇儿都不想要了吗?宋凌熹。

        他奋力的往下面游着,去抓何岁时的手,幸好跳的快,及时抓住了她。

        她抱着何岁时回了岸边,可能是碰了水,何岁时也清醒一些了,“咳咳……”

        把她放在沙滩上,吐了好几口水。

        她湿润的发丝贴着额头,贴着脸颊,衣服也都贴在了皮肤上。

        脸上是酒染的红晕。

        “岁时,我的错,没事吧?”

        他双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何岁时摇摇头,“这海水又咸又哭……呛死我了……”

        但何岁时也不是完全清醒了,她眼巴巴的看着宋凌熹,突然双手勾上他的脖子,亲了上去。

        嘴巴里的味道很奇怪,又苦又咸的,抱在一起也有点热。

        她亲了一会儿,松开嘴,戏谑的说着:“小坏蛋,就知道你不打我好主意……”

        说完,又亲了上去。

        最后,宋凌熹为自己的行为买单,背着她回酒店了。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5332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