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54章 想跟我同床共枕?

第54章 想跟我同床共枕?


何岁时稳稳的拿着水杯,放了回去。打算继续回床上睡觉,虽然已经没有什么困意了。

        两人的房间是挨着的,她回自己的房间会经过宋凌熹的房间。

        她刚没发现,宋凌熹房间的门居然是虚掩着的。

        留了个缝,不,应该说留了个大缝。

        何岁时偶的停下了脚步,站在他房门口向里面看去。

        她就算视力好,但也不会看得那么清楚。

        除了雷声和风声,黑夜里就是寂静的。

        何岁时看见宋凌熹安静的躺在床上,她也没出声。

        房间里陈设简单。

        她再看了一会儿,便回了自己房间。毕竟是租的房子。

        雷声更加大了,何岁时看了一眼时间,两点过七分。

        黑漆漆的坏境里也只有微弱的光照着自己的脸,她关了手机,闭上眼继续睡。

        但又睡不着,以前可不会这样的。

        于是睁开眼望着天花板,转了个身,侧躺着捂住耳朵,外面开始下雨了。

        狂风大雨,密密匝匝的拍打着窗户。

        更睡不着了,雷声夹杂雨声,突然觉得心里也烦闷了几分。

        有点害怕……何岁时更加撺紧了被子,她从小一个人睡,半夜里总会被雷声惊醒。

        只有自己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就好了。

        ……

        还有心跳声。

        何岁时慢慢弓起身子,用被子裹住自己,从头到脚。

        穿上拖鞋,裹紧了被子往宋凌熹的房间走,走到门前,轻轻推开门。

        她就慢慢摸了进去,站到了他床边。

        他睡得倒是死……不,睡得倒是安详,这么大的雷声都吵不到他。

        何岁时就看着他,安安静静的看着他,窗外的灯光被她挡住了大半,还有些微弱的照在他脸上。

        黑夜总是给人多添了几分柔和,虽然不太想吵醒他,但对不起了,实属无奈之举。

        何岁时提起一直腿跪到他床上,慢慢俯下身子,她的长发垂了下去。

        她伸出了一只手,去摇动宋凌熹,他没醒,也许是自己没用力。

        她把裹着的被子松了松,躺到了他旁边。

        继续安分的看着他,好在已经不打嗝了。却又有了坏心思,想把他弄醒。

        “宋凌熹,醒醒。”

        她拿手继续推着他,“醒醒。”

        “……嗯哼。”

        宋凌熹的声音带了点鼻音,他努力睁开眼,看清了何岁时,我在做梦?

        他却伸手抱住了她,“如果是做梦,那也不是不行。”

        嗓音有几分重,何岁时抬起头,“你没有做梦,我睡不着。”

        他的语气明显吃惊了几分,“嗯?”

        何岁时就又说了一遍:“我睡不着。”

        外面的雷声已经慢慢变小了,但雨声没有。

        宋凌熹没有睁眼,反而像是在质问她:“所以你就来吵醒我?”

        “额……”

        他的手松了松,“等会儿,你爬我床,想和我同床共枕?”

        这个,是可以承认的吗?

        何岁时想说点什么,但又有些语无伦次的,“不是……我……就是,就是有些睡不着,还有,打雷声有点大,有点…害怕。”

        他揉了揉何岁时的脑袋,“原来我们岁时在这方面还是个小孩子呢,别怕,哥哥在。”

        用着当初逗她的一种方式逗着她。

        “……”

        何岁时翻了个身,“你睡吧,我也睡了。”

        宋凌熹从背后把她抱入怀里,还想逗她,“要不要哥哥抱着你睡?”

        何岁时干脆的拿开了他的手,“不要。”

        宋凌熹叹了口气,“那好吧,你要是害怕,要抱我也可以。”

        有时候人呢,就是口是心非,没一会儿,何岁时就再一次翻身,转回去抱宋凌熹。

        他也没有再说话,只是身子向里挪了挪,手也抱住了她的后背。

        何岁时后来睡得很安稳,窗外的雨也变小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近八点了,本以为床上会没有宋凌熹的身影了,但他还躺在那里。

        他醒的比何岁时早了一点,也就几分钟,看着何岁时恬静的睡颜,他怕自己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把她吵醒了。

        所以也就等着她醒了再起床好了。

        何岁时看着他,没有说话,于是便裹着自己的被子,打算回自己房间了。

        宋凌熹看着她的操作,都呆了。

        “岁时,睡了我一晚上,你都不表示表示吗?”

        何岁时的脚步停在门口,这么说起来,也是。她没有回头,房间里很安静,外面的雨早就停了。

        就按照他想要的,说了一句:“那,谢谢哥哥。”

        又迅速溜回了房间,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宋凌熹除了做饭做得好吃,还学的手艺有一门,摄影。

        为了偷拍何岁时,啊不,为了给何岁时拍照片,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

        其实初心是第一句话。

        摄影,是他自学的,对于构图他懂一点,因为前身还学过画画。

        吃着早饭,何岁时看着他,又陷入了沉思。

        发着呆,直到发觉咬到了自己的舌头,疼痛感传来,“嘶—”

        “想什么呢?都咬到自己了。”

        宋凌熹递了杯水给她,“喝口水,小心别噎着了。”

        “我在想,”何岁时喝了口水,说道:“宋凌熹,我好像挑不出你的毛病。”

        她一脸的认真,宋凌熹愣了一会儿,问道:“为什么,要挑我的毛病?”

        “嗯,我想想,”何岁时放下水杯,又拿了个包子往嘴里塞,“你会做饭,就已经超越了绝大多数人。”

        “嗯。”

        又继续说着优点:“而且成绩好,又会做家务事,打扫的一尘不染。”

        “嗯。”

        何岁时还在说:“学的专业也是很有发展前景,还会摄影,会照顾人,人又温柔,长得也好看。”

        她停下了嘴,又想到了一句话:“突然觉得有一句话很适合你,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宋凌熹笑了笑,又轻轻的“嗯”了一声,顺道用手捂住了嘴,掩饰着自己的开心和一点害羞。

        也就只有何岁时夸他的时候,他会觉得害羞了。

        不过何岁时现在也学的很会了,最后一句话她说道:“最主要的是……”

        没有立马说出来,还想卖关子。

        宋凌熹问她:“什么?”

        她开心的笑道:“你只是我一个人的。”

        宋凌熹终于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双手交叉挡住自己的眼睛,耳朵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岁时,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

        何岁时觉得自己这应该不叫会说话,自己这叫过于实诚。

        “所以,我都不知道你有什么缺点。觉得你真的好完美。”

        “不不不,”宋凌熹抬起头,“人都是有缺点的。”

        何岁时问他:“那你有什么缺点?”

        “缺点你,”宋凌熹笑着,“不过这个缺点已经没有了。”

        何岁时抗情话体质时好时坏的,所以宋凌熹也会说自己,怎么一下子就脸红了?

        就像现在,何岁时捂着脸,小声说着:“其实……你自己也很会说话的。”

        他的眼里似乎带着几分意味深长,淡淡的笑意。

        “不会的,我觉得你也完美无缺。”

        何岁时张着嘴,认真的看着他,“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自卑。”

        “因为我也不确定,我觉得自己胆子很小,特别是在喜欢的人面前,那种感觉无限的放大。”

        她的声音轻柔,一字一句,认认真真。

        “刚在一起时也有……一点。”

        宋凌熹站起身,走到她身边拉开椅子坐下,左手拉着她的肩膀让她靠过来,手摸着她的头。

        “因为你怕我遇到更漂亮的?更聪明的?”

        这么容易被看破,何岁时到没觉得紧张,反而舒了一口气,“嗯,因为我知道有很多人追你。”

        他舒着气,说:“我的答案始终如一,在你勇敢闯进我心门的那一刻,它就再也不会为别人敞开了。”

        “所以,你曾经的自卑通通都丢掉吧,无论是你的有点又或者是你的缺点,你害怕的,喜欢的,所有我通通都收入怀中,藏在心里。”

        温柔的人总有人爱,但这两个温柔的人相互靠近,坚定,过去胆小的他们,现在,非常的勇敢。

        所有不曾说出口的,藏在心里的,到了嘴边却都又吞下的,再也不需要担心了。

        宋凌熹又说:“不过说起来,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是我更勇敢一点的。”

        他说的,是何岁时先比自己表白的那件事情。

        何岁时明白,“没关系,只要结果是好的,过程坏一点也没关系。”

        宋凌熹松开她,“别说,我也有这个担忧。”

        他拿了一个包子也往嘴里塞,看这样子还挺气愤的。

        何岁时不懂,“什么担忧?”

        “我一直没有说,我也怕你被别人给截胡了。高中那会儿,就有很多人追你,不是吗?”

        这么说起来,确实是这个样子,除了欧阳彬,那个吕凯也跟自己表白过,在他高中你也以后,专门堵在何岁时放学的路上,就是想跟她表白。

        还有,除了元旦晚会让她名声大噪,还有的是她才华。

        也有很多在榜的男同学会和她表白,甚至还有比他小的学弟,作为一个老学长,感受到了年龄的压力。

        在朱瑾瑜嘴里,除了宋凌熹,她就是谈论的最多的那个。

        而且一二名都在自己班上,脸上的光彩那可是大着呢。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533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