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59章 正常恋爱

第59章 正常恋爱


宋凌熹说道:“可以啊,那你想拍什么呢?”

        何岁时还没想好。

        “等我想好了再说吧。”

        后面,她继续踏踏实实学车,在预计的时间内拿到了驾照。

        然后就和家里说了要去做兼职的事情,每天和宋凌熹一起上下班。

        既然帅哥能吸引美女,那美女也是一定能吸引帅哥的。

        何岁时来了以后,店里也增加了许多男性顾客。

        在摸鱼的时候她就偷拍了宋凌熹的做奶茶的视频发布在网络上,配文:摸鱼。

        第一个视频发不出去的两天,获了一万多的点赞。

        那个视频并没有完全拍到他的正脸,只有侧面。

        他穿着个围裙,一身休闲装,脸上没有带什么表情。

        何岁时在他当模特儿的时候在旁边看着评论,大多数人都是夸他帅的,还有人说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何岁时看着评论,如果他这么受欢迎的话,那是不是剩下的视频也可以都拍他了。

        方萝瑚也在旁边坐着,何岁时忽然转过头,“妈,能不能把宋凌熹暂时借我,拍个视频,老师要求我们发到网上。”

        “嗯?”方萝瑚转过头,凑过去看她的手机,“让我看看。”

        她有了个好想法,“哎,岁时,我想起来了,我这里有几套情侣装还愁没人拍呢,你去换上,我给你和宋凌熹拍视频。”

        方萝瑚知道宋凌熹的顾虑,他不和别的女生拍情侣装的,正好趁着今天何岁时在这,不用白不用了。

        于是她就被方萝瑚推进了试衣间里面,何岁时从小到大不缺衣服穿,除了何志广坚强的经济后盾以外,还有一点来源于她的设计师母亲。

        所以,她还挺烦试衣服的,就是闲麻烦。

        但她还是换了,和宋凌熹去拍杂志封面,顺便还发了一个视频到网上。

        配文:被迫兼职。

        有了苗头,后面方萝瑚也经常把她翘过来拍照。

        何岁时在以前确实是瘦,现在就不是了,被宋凌熹养的好,养的面色红润,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她后天的成长。

        初中那会儿,方萝瑚和何志广也不经常在家,她又不好意思去外公外婆家蹭饭,再者离得也有些远。

        学校的饭菜又不是很好吃,虽然也并非难以下咽。

        周六周日一个人在家也是凑合着吃方便面或者在外面吃一点馄饨。

        也是后来上了高中以后,才跟着宋凌熹蹭饭,这两年又是他养的自己。

        现在她171cm,547kg。身材也可以说是凹凸有致了,上镜效果也算不错。

        这样走在接头也会有人多看两眼的,宋凌熹这样的就更不必说了。

        后面的日子里,何岁时也是保持着这样的节奏,奶茶店兼职,这边拍一些照片。

        拍照片这边比奶茶店的先结束,临近开学的前一周,何岁时的任务已经超额完成了。

        一共上传了十六个视频,每个视频都有一两万的点赞。

        这应该可以说是,小有名气了。

        还有三四天开学的时候,这边也不需要兼职了,结了工资,宋凌熹给了一张银行卡给何岁时。

        何岁时拿着这张银行卡一脸懵逼,“你给我银行卡干什么?”

        宋凌熹往她怀里推,“这里面是我这个暑假兼职挣的钱,不是都说男人赚钱养家,那这个当然得上交。”

        何岁时还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是不会用这个的,她又给他塞回去,“那也得是你自己拿着,做为我们以后成亲的资金。”

        宋凌熹看着被塞回来的银行卡,“对了,密码是我们第二次看雪那一天。”

        131225,一三年的圣诞节。

        何岁时握住他的手,“我知道了,你自己收好。”

        “好,回家。”

        剩下的悠闲日子里,他们终于有空去散步了。

        晚上除了散步的人以外,也会有出来摆摊的小贩。

        怎么之前没想到这个呢?这个似乎不比在那两边挣得钱少。

        宋凌熹这么想着,要不明年出来摆摊?

        何岁时忽然停下脚步,“宋凌熹,玩不玩那个?”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那里摆放着一堆石膏娃娃,可以自己上色的那种。

        二十元一个。

        宋凌熹看着那些个娃娃说道:“可以啊,这个我擅长。”

        何岁时走了过去,掏出了两张二十,“来两个,我们一人一个。”

        拿了两只凯蒂猫,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涂画。

        来往的人络绎不绝,偶尔的一阵风拂过燥热的心,天边的一抹夕阳也渐渐褪去。

        两个人就一声不吭的涂画着,天色慢慢暗了下来,两个人也都涂完了。

        等到颜料干了之后,两个人也就回去了。

        这边的疫情并不算严重,开学之后也并没有禁止出校,只是要做好各种防疫措施。

        这个学期也过的充实而平淡。

        他们会在图书馆学习,会在柳叶湖散步,天冷了之后就窝在租房里看电影。

        他们在一起的纪念日,一起去做了蛋糕。

        不过在网上冲浪以后,见识到了更多新鲜的玩意儿。

        在宋凌熹要过生日的时候,何岁时准备很多糖果放在小区门口那里,还有一块小黑板上写着:我男朋友要过生日了,想请各位在这边的本子上写一句生日快乐,还有一些糖果请大家吃,祝大家天天开心!

        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去准备一些惊喜,学着去收集了别人的祝福。

        同样的方法,宋凌熹也用了,但他比较大张旗鼓一点,他拿了个喇叭录音,人站在旁边。

        何岁时都不知道,直到她在网上刷到了他被人拍下来的视频。

        不过除了这个,宋凌熹还亲手给她做裙子。

        也许这双高跟鞋送的太晚了,因为自己一直没有找到一双适合她的。

        何岁时在二十一岁,收到了他送的高跟鞋。

        这并不是她收到的第一双高跟鞋,在自己十八岁的生日那天,何志广和方萝瑚就送了自己一双。

        那个时候,还碍于身份。

        但现在不会了,这是他以自己男朋友的身份,送给她的第一双,也意义非凡了。

        大三的暑假,宋凌熹和何岁时还是去了去年的那家奶茶店兼职。

        按照去年的套路,光顾的人也不少。

        最开心的一定是老板,赚的盆满钵满。

        两个月的时间,还有一个月两个人在省内旅游。

        这样的情况还是不适合跑太远的地方,他们去了省内一个出名的游乐园。

        不过宋凌熹倒是没想到何岁时居然会喜欢云霄飞车。

        她突然说想要去玩那个,宋凌熹还问他怕不怕,何岁时说自己没坐过,很想试一试。

        两个人都叫了一路,下来之后,宋凌熹推了推都软了,何岁时倒是很开心,一点事情都没有。

        宋凌熹在垃圾桶边吐着,何岁时真没想到,他的反应居然会是这样。

        她觉得挺刺激的。

        何岁时给他擦嘴,把水递给他喝,“还好吗?休息会儿吧。”

        宋凌熹喝了口水,摇了摇头,“岁时,我还挺佩服你的,第一次玩儿居然这么……淡定。”

        “嗯,谢谢夸奖。”

        然后,宋凌熹有被拉去再玩了两次云霄飞车,三次大摆锤。

        好的,胃都吐空了。

        回到酒店的宋凌熹就直接瘫在床上了,如果再给他一个机会,他绝对不会想再坐一次了。

        不过幸好最后两个人去坐了摩天轮,还拍了照片发朋友圈。

        21年下半年的十二月二十五号晚上,下了一场很大的雪。

        上一次下这么大的雪的时候,何岁时记得是19年初。

        半夜里,她醒了,去上厕所。

        看见外面正在下雪。

        她就跑到了宋凌熹房间里,捏着他的脸,“宋凌熹,醒醒,下雪了。”

        还在睡梦中迷糊的宋凌熹,“什么……虽然说明天不上课,但也没有必要……”

        还没说完就忍不住的打哈欠,“没有必要大半夜的不睡觉吧。”

        “你看外面,下雪了。”

        宋凌熹看了一眼窗外,白色的路灯光下,满天飘雪,但这抵挡不住他的睡意,“好好好。”

        他撩开被子,突然就把何岁时拉进自己被窝里,从背后抱住她,轻声的说着:“睡吧睡吧,明天我们再去堆雪人。”

        何岁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抓着他抱着自己的手,“哎?我可以回自己房间睡的。”

        宋凌熹却说:“别出去了,这么冷,会感冒。”

        他的手也牵上了何岁时的手,“手都有点冷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外面依然飘着小学,白花花的一片。

        宋凌熹兑现了承诺,拉着她去堆雪人。

        滚着雪球的时候,他突然就想到了上一次看她堆的雪人被人踹了,气的哭。

        下午,两个人就窝在暖炉里。

        这个雪没有撑到来年就化了,虽然有点可惜,可是在后来又下了很大的雪。

        他们也拍了很多的照片,在雪地里写对方的名字之类的,做很多开心的事情。

        又是一年的岁月,再过不久就要毕业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宋凌熹再过一个多月就要满二十二了。

        22年刚开始的时候,d音开始流行了抄上林赋,得心上人。

        宋凌熹是看见了,他的心上人早就在自己身边了。

        他没有抄上林赋,他为何岁时作了一片同岁说。

        一张a4纸上写满了。

        欲下卿知吾意,故书此。

        幼时,弟偶语数句生。于某日落雪纷飞之时,吾见汝立于教室之外庑。

        觉其惊,信好之美者也。当关视之数年,而后觉悔异。

        遽毕业,吾骤欲赴汝学,但思尽之多目。

        徐观之,吾是喜上汝也。吾知己心,而不知汝所想,而后数年,未曾告白。

        又得一年雪落下,便称之为“未若柳絮因风起”。

        吾不知汝有无望雪,吾只知吾所视者为汝也。

        吾更不知风花雪月,熟更能带汝眉目间千丝成结。

        至是,余已藏吾之言,而汝立于吾之心尖。

        己而邻人之身来之左右,我尚在陶侃说:我亦是半青梅马。

        我亦见挠滑,意之所行也,汝也甚易羞。

        上切达之,偶有一温吞之。不可否认,喜上汝其因一是好汝之美者。

        我亦自言俗人云,但也以积日恋汝数年。

        汝益能包举,专我心之柔温。

        一日复一日,又年复一年,吾觉吾生之不可无尔少也。

        要(一声,通“邀”)汝常住我心,也不复为他人开门矣。

        全文连三百字都没有,简单的概括了他五年的暗恋以及往后不止五十年共度余生的邀请。

        在情人节这一天,也是他的生日。

        他的生日礼物,那辆唐楠送给他的赛车。

        当初的那个买家,是宋岭和唐楠。

        另外,唐楠把户口本给了宋凌熹,“小子,你自己懂就行。”

        就像这几年来,她陪着他度过生日的一样,她问他:“你生日愿望是什么?”

        宋凌熹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说道:“何岁时,我们,成亲吧。”

        何岁时的瞳孔在晃动,她没有说话。

        虽然早就有准备,可当她真正听到了这一句话,还是心头一颤。

        半晌,她开口说道:“好。”

        宋凌熹背出了他写下的同岁说,何岁时看着手里的那张a4纸,写下的一笔一画,逗苍劲有力,认认真真的听着。

        房间里就除了有他的声音,还有的是心跳声,燥热的心跳声。

        他的声音平静,语气柔和。

        始终如一日,他一直都这么的温润。

        她把那张写满了他的故事的纸张,放在桌子上,等他说完了之后抱住他,去亲吻他,感受每一个灼热的气息。

        “宋凌熹,”何岁时叫着他,主动着亲吻他,“你说过的,作为一个成年人,要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宋凌熹的手都有些不安分了,嗓子都哑了几分:

        “岁时,我今天再告诉你一件事情,自己撩起来的火,要自己扑灭。”

        他忽然摘下眼镜,放到了自己的书桌上。

        “我当然……对你负责。”

        两人肆意的亲吻着,每一个灼热的气息覆盖全身。

        好似有什么点燃一般。

        突然他说道:“岁时,相比于上次,这次你倒是没那么紧张了。”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她的意思是,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虽然看起来有点单纯的感觉。

        宋凌熹又说道:“也是,我居然现在才发现,有些东西不能看表面。”

        他尽量揉捏的不那么用力,这种事情,要多尝试才能磨练出好的技术。

        何岁时有点喘不上气,“宋凌熹……”

        宋凌熹俯在她耳边,“我在。”

        有感觉疼痛,比之前那么多温和的,猛烈的侵占。

        但他自有分寸。

        第二天,两人就去领了结婚证。

        不过开学之后,有一点不好,学校封校了。

        封了两个多月,都不能出校门。

        因为买不到菜,两个人也只能选择在食堂吃饭了。

        封校的大学生会做出什么呢?

        何岁时和宋凌熹看见了,他们在学校的操场跳舞,唱歌,声势浩大,跟开party一样的热闹。

        两个人的选择是在学校里散步,在有回忆的地方多转转。

        而且在经历了天临元年和卢雷变法之后,这一届的毕业生有了众多的哀嚎。

        还有毕业典礼和表演,他们两个上台表演了危险派对。

        排练的时候就擦出了很多火花,所以上台表演的时候才如此好。

        他们在散过布的柳叶湖,坐了四年的图书馆,表演了节目的舞台。

        最后在校门口的一张大合照。

        作为第一批毕业的零零后大学生,这一张毕业照意义非凡。

        穿着学士服,拿着毕业证,另外宋凌熹还向扶驹炫耀了自己的结婚证。

        以前倒是没发现,原来他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5325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