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下一个夏日(2.0) > 第63章 同岁说

第63章 同岁说


大三的暑假,宋凌熹和何岁时还是去了去年的那家奶茶店兼职。

        按照去年的套路,光顾的人也不少。

        最开心的一定是老板,赚的盆满钵满。

        这一年过的平静,顺遂。

        22年刚开始的时候,某音的短视频平台开始流行了抄上林赋,得心上人。

        宋凌熹是看见了,他的心上人早就在自己身边了。

        他没有抄上林赋,他为何岁时作了一片同岁说。

        一张纸上写满了。

        欲下卿知吾意,故书此。

        幼时,弟偶语数句生。于某日落雪纷飞之时,吾见汝立于教室之外庑。

        觉其惊,信好之美者也。当关视之数年,而后觉悔异。

        遽毕业,吾骤欲赴汝学,但思尽之多目。

        徐观之,吾是喜上汝也。吾知己心,而不知汝所想,而后数年,未曾告白。

        又得一年雪落下,便称之为“未若柳絮因风起”。

        吾不知汝有无望雪,吾只知吾所视者为汝也。

        吾更不知风花雪月,熟更能带汝眉目间千丝成结。

        至是,余已藏吾之言,而汝立于吾之心尖。

        己而邻人之身来之左右,我尚在陶侃说:我亦是半青梅马。

        我亦见挠滑,意之所行也,汝也甚易羞。

        上切达之,偶有一温吞之。不可否认,喜上汝其因一是好汝之美者。

        我亦自言俗人云,但也以积日恋汝数年。

        汝益能包举,专我心之柔温。

        一日复一日,又年复一年,吾觉吾生之不可无尔少也。

        要(一声,通“邀”)汝常住我心,也不复为他人开门矣。

        全文连三百字都没有,简单的概括了他五年的暗恋以及往后不止五十年共度余生的邀请。

        在情人节这一天,也是他的生日。

        他的生日礼物,那辆唐楠送给他的赛车。

        当初的那个买家,是宋岭和唐楠,现在用这名义送给他。

        另外,唐楠把户口本给了宋凌熹,她说,“小子,你自己懂就行。”

        就像这几年来,她陪着他度过生日的一样,她问他:“你生日愿望是什么?”

        宋凌熹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说道:“何岁时,我们,成亲吧。”

        何岁时的瞳孔在晃动,她没有说话。

        虽然早就有准备,可当她真正听到了这一句话,还是心头一颤。

        半晌,她开口说道:“好。”

        宋凌熹背出了他写下的同岁说,何岁时看着手里的那张a4纸,写下的一笔一画,逗苍劲有力,认认真真的听着。

        房间里就除了有他的声音,还有的是心跳声,燥热的心跳声。

        他的声音平静,语气柔和。

        始终如一日,他一直都这么的温润。

        她把那张写满了他的故事的纸张,放在桌子上,等他说完了之后抱住他,去亲吻他,感受每一个灼热的气息。

        “宋凌熹,”何岁时叫着他,主动着亲吻他,“你说过的,作为一个成年人,要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宋凌熹的手都有些不安分了,嗓子都哑了几分:

        “岁时,我今天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撩起来的火,要会自己扑灭。”

        宋凌熹的意思是,要做一个负责任的人。

        他忽然摘下眼镜,放到了自己的书桌上。

        “我当然……对你负责。”

        两人肆意的亲吻着,每一个灼热的气息覆盖全身。

        好似有什么点燃一般。

        突然他说道:“岁时,相比于上次,这次你倒是没那么紧张了。”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她的意思是,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虽然看起来有点单纯的感觉。

        宋凌熹又说道:“也是,我居然现在才发现,有些东西不能看表面。”

        他尽量揉捏的不那么用力,这种事情,要多尝试才能磨练出好的技术。

        何岁时有点喘不上气,“宋凌熹……”

        宋凌熹俯在她耳边,“我在。”

        有感觉疼痛,比之前那么多温和的,猛烈的侵占。

        但他自有分寸。

        根据中国法律得规定,男性满二十二岁,女性满二十岁便可以领证了。

        不是他迫不及待,因为时机早就熟了。

        再过四个月他们就毕业了,零零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呢。

        偏偏这个时候,封校了。

        封了三个月。

        封校的大学生会做出什么呢?

        何岁时和宋凌熹见识到了,他们在学校的操场跳舞,唱歌,每一晚都声势浩大,跟开party一样的热闹。

        两个人的选择是在学校里散步,在有回忆的地方多转转。

        而且在经历了天临元年和卢雷变法之后,这一届的毕业生有了众多的哀嚎。

        还有毕业典礼和表演,他们两个上台表演了危险派对。

        这个词就很有画面感了。

        好在,宋凌熹不是个音痴,两人边唱边跳,在灯光下,举手投足都含着不同滋味。

        女声清冷,男生温柔。

        当音乐再次奏响

        连呼吸都在碰撞

        把心放你手掌

        沦陷在你目光

        享受着步调摇晃

        舞会开场

        左手保护你的腰

        不会碰到你的背

        右手托住你的心跳

        不论向前或后退

        最后一个动作结束,宋凌熹把自己的麦拿开,对着何岁时吻了下去。

        还有一句话:“祝各位毕业快乐。”

        台下欢呼声一片,掀起了一阵接一阵的热潮。

        他们在散过步的柳叶湖,坐了四年的图书馆,表演了节目的舞台。

        最后在校门口的一张大合照。

        作为第一批毕业的零零后大学生,这一张毕业照意义非凡。

        穿着学士服,拿着毕业证,另外宋凌熹还向扶驹炫耀了自己的结婚证。

        以前倒是没发现,原来他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两个人也继续向着前走,找工作,实习,成为正式员工。

        两个人都很忙,回家的时间也不一样。

        入职的那一天,两个人的上司都挺意外的,这么早就领证吗?

        不是没有的。

        说起他们手上的dr钻戒,也不免得有假货,就比如某夕夕。

        但是dr假货,因为他们拿的东西是假的,所以他们的心意也是假的;虽然也不过是一张纸,但宋凌熹的心意永远都是真的。

        偶尔闲余的时刻,何岁时会刷到这样的视频。

        他们两个在各自的领域里奋斗着。

        休息的时间,宋凌熹会踩着自行车载她出去兜风。

        最常去的就是双洲公园。

        说到这里,回忆确实不少。

        但是坐在后面的何岁时忍不住发笑,叫他:“宋凌熹,我又想起来你在高一的寒假踩着三轮车载我去赶集了。”

        主要是那一句,上我的三轮车,记忆犹新。

        “好了,别取笑我了,你要是想,我下次又踩三轮车载你。”

        她捂着嘴直笑:“什么?何翠花和宋铁柱的爱情故事吗?”

        “你说是就是吧。”

        22年的毕业季,孙校长也要去两人回校发表讲话了。

        上一次回来还是19年的时候,校园里变化还蛮大的,新修了一个亭子,还翻新了几栋教训楼。

        想起来以前的课桌还是老式的那种,桌子和椅子连在一起的,桌子上也坑坑洼洼的,有以前的人留下的刻字,什么名字缩写,或者是鼓励自己的话之类的。

        孙校长跟两人说,今年即将毕业的一个女孩子,特别像两人,看到她就会想起两人。

        两人在榜单上看见了孙校长说的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叫陆壑黎。

        听孙校长还说,她的名字特别有寓意,越过沟壑的黎明。

        何岁时看着照片,长得也很漂亮。

        孙校长还说她跟何岁时一样不爱笑,不爱说话。

        是这样吗?

        说起名字寓意,宋凌熹的名字寓意也很好呢。

        会当凌绝顶;天窗晓色半熹微。

        “我倒是明白了,孙校长为什么那么说了。”

        宋凌熹明知故问:“为什么?”

        何岁时俏皮的回:“我不告诉你。”

        两个人在一起,是不闹什么矛盾的,相处的很融洽,跟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是真的很舒服。

        也会出门旅游,打开各种不同的旅游景点。

        坐在小舟上听江南雨声的淅淅沥沥,走在古色古香的小巷子里撑着伞,正所谓一人撑伞两人行。

        看夏日清晨里的朝阳,赏落日余晖。

        听秋风里带来的落叶潇潇,红色的叶子铺了满地。

        两人也去了灵隐寺里烧香拜佛,两人是无神论者,但如若真的有神明存在于世间,也希望他能保佑我们岁岁年年,平平安安。

        等到工作稳定以后,两人便开始计划婚礼了。

        宋凌熹和她一致的意见是举办中式婚礼。

        他自己亲手画稿子,买布料,裁剪缝补,给她做一件嫁衣。

        他从来没有和何岁时求过婚,他说的一直都是,成亲。

        在彼此漫长的,不曾窥见光的暗恋里,相处里,他们都认为余生不能缺少彼此,以后不仅仅是以恋人的身份走下去,也是亲人,除了爸爸妈妈之外的最亲的人。

        虽然已经领证了,但他还是很注重的一点,提亲。

        自己用毛笔写了提亲书:

        时间为煤,余生为聘。

        以你之名,冠我之姓。

        吾致爱汝,

        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始于初见,止于终老。

        那一针一线,缝好的是一件衣服,缝进去的是他深深地爱意。

        一味芬芳,爱把它凝聚成浆,最后的酒是甘甜的。

        两人的婚期定在农历六月初四。

        方萝瑚找了专业的团队,满满的都是仪式感。

        还有何岁时佩戴的各种首饰,也都是何志广和方萝瑚去学着做的。

        说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了。

        还有婚书也是。

        高堂在上

        立此书为证

        两姓连烟

        一堂缔约

        良缘永结

        匹配同称

        看此日桃花灼灼

        宜室宜嫁

        卜他年瓜瓞绵绵

        尔昌尔炽

        谨以白头之约

        书向鸿笺

        好将红叶之盟

        载明鸳谱

        此证

        农历六月初四

        新婿:宋凌熹

        新妇:何岁时

        然后就是上婚车。

        在祝津文的劝说下,纪希芮还是去谈曲子了,弹的是takemehand。

        要不然,她还真想拉着祝津文穿上凹凸曼的衣服去参加婚礼。

        孙校长和朱瑾瑜也来参加婚礼,顺带着,孙校长还把陆壑黎拉过来了,让她学学人家,比如和她并列年级第一的那个小伙子就挺不错的。

        孙校长和朱瑾瑜还说,要等到两人的孩子出生以后,把他们教到高中毕业就退休。

        这个想法,只希望他不要后悔。

        这应该是何岁时第一次见宋凌熹哭,娶到自己所爱的人,会幸福的哭。

        在何志广拉着自己的手慢慢往前走时,透过头纱,她看见了宋凌熹脸上明媚的笑容。

        就如同他少年的时候朝着自己跑过来的时候,也是这般。

        随已不是少年,但他的爱还是如那时一般的真挚热烈又澄澈。

        他也坚持了很久,这么多年,只陪在自己身边。

        这是极少数的人,因为也有很多人,见一个爱一个,一生,能有一个陪伴的自己走到尾便已是足够。

        自己也是,但是何岁时觉得,宋凌熹值得。

        想过的那么多个日日夜夜里,有过辗转反侧,有过各种五味杂陈的滋味。

        等到他掀开自己的头纱,她看的清清楚楚了,他是真的热泪盈眶。

        何岁时笑着,抬起手去擦他的眼泪。

        轻声的问他:“是什么感觉?”

        他的声音也很轻:“像做梦。”

        何岁时做了那么多的白日梦,都实现了。

        “这不是梦,下一个夏日,你也会在我身边的,对吗?”

        宋凌熹点点头,“嗯,我在的。”

        只要你叫我的名字,我就一直在的,我始终都是这样的回答。

        lemon不吃睿:“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岁时,这是最简单的最直白的情话,我爱你。”

        何岁时的话语还没有说出口,他的嘴就先一步迎了上来。

        她闭上了眼睛。

        等他松开口,点头道:“我也是。”

        接下来就是接捧花的环节,除了那嫁衣是他自己绣的,包括这手上的白玫瑰都是他亲手种的。

        这份爱意要传递下去。

        那年的夏天很热,她都热得晕倒了。

        那个少年背着她一步一步往医务室走,灼热的感觉似乎要烫出一个洞。

        后来少女还说,你跑得真的很快,我快要追不上你了。

        可那个少年愿意回头,愿意背着她跑。

        以后不仅仅是一起去赏未若柳絮因风起,更是一起,奔赴下一个夏日。


  (https://www.biqukan8.cc/11705_11705095/184398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8.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8.cc